就在众人心里纳闷的时候,舞七已经爬了一半的路程。

三炷香之后,舞七总算出去了。

在她的面前有一个小屏幕上面写着:“果断,毅力可嘉,继续努力!”

舞七再看向下面发现居然给的是一个二级礼包,这可把舞七高兴坏了。

就算后面的关卡过不去,有一个二级礼包也是赚了呀,怎么地,也是比三级礼包好的。

舞七快速地用神识扫过去,心里则在祈祷,爹爹保佑小七,希望里面可以有兽晶,哪怕一枚也好。

当舞七看到里面居然有十枚圣兽六阶的兽晶时,心里总算舒了口气,同时也感到庆幸。

但是,这第四十关的二级礼包里面不仅仅如此,还有一百块仙石、五十株一级仙草与一件追星仙衣。

当下舞七就想将那件深蓝的接近黑色的长裙拿出来看看,可是这是第四十关的奖励,其价值一定极高,还是先忍忍。

只是这件裙子,下摆处围着一圈圈星星的图案,由下至上,有清晰到模糊,煞是惊艳,舞七就爱惨了那间追星仙衣。

不过舞七到最后还是没有将那件追星仙衣拿出来,来明峰塔的大部分弟子都不会将所获得的奖励拿出来,毕竟这明峰塔内发生的事情不是秘密。

随后舞七将礼包放在生机仙府,唯独将十枚兽晶取出,她要用兽晶将体内耗尽的修为补充回来。

思绪少女香艳迷人

舞七整整在地上盘膝了三天的时间才睁开了眼眸。

在地上还剩下一枚兽晶,若是下次没有获得兽晶,这枚兽晶还能再支撑一会儿。

在她起身之后,她看了一眼右手手背,只剩下三个人了……

掐指一算,这时候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原本一万多人,如今剩得连个零头都没有了。

这还真是恐怖,不过她有些好奇,在一个月后,还能坚持下来的三人,另外二人会是谁?

她不知道,但是,外面的众弟子现在都在关注他们三人:文梦安,第四十关;玄涵,第二十九关;赵凯定,第二十七关。

在郗同学院内,众弟子中更多的人则是看着文梦安的小屏幕,很期待她突破第四十关之后,又会闯到哪一关?

相传,最高纪录不过第三十五关,从未有人穿过第四十关的,如今文梦安已经算是打破了郗同学院几万年来的记录了。

这是不仅仅他们,还有上百位导师还有四位院长,乃至一直在闭关中的老祖也都在关注着文梦安。

“她居然可以打败煞仙……”一个沉闷的声音自一个洞府内响起。

他悠悠地睁开眼睛,神识朝着明峰塔的方向看去,一个个屏幕中都显示着一个妙龄女子。

他只是看了一眼,便将神识收回了。

她能走多远,还要看以后。

不过,就现在而言是个不错的奇才,未来郗同学院的天之骄子有没有她还不一定。

舞七再看完右手手背后的三之后,便在心中猜测着:“那个陶学文第二十九关,到底有没有过?”

那时候看他快要死了一般,舞七在心里猜测着。

不过,她倒是希望玄涵能够继续待在明峰塔内,虽然每个人拿到的奖励不同,但是,她对他却想多多照顾一番。

在她的心里,他不但是文梦安的朋友,更是与玄牧相似的人。

如果可以多多照顾他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在经历第二十九关之后,舞七已经想通了,她不过是在寻找一个可以补偿玄涵的机会罢了。

但是,玄涵与玄牧并非一人,他们只是长得相似,他们没有一样的经历,而她也不亏欠玄涵。

对于玄牧,她的心里永远会有一个重要的位置留给他,一个曾经愿意用性命保护她的男人。

将最后一枚兽晶收起来,这块兽晶要留到最后。

现在舞七已经决定了,走到哪一关便是哪一关了,多闯一关便是自己赚了。

她的目光中带着坚定的神情,随后踏入地四十一关,外面的小屏幕上也转换为地四十一关中的情形。

曾经郗同学院的最高纪录不过第三十五关,此时,文梦安已经是逆天,而他们也想要知道这第四十一关究竟是如何模样的。

而在舞七进入的瞬间,周围便变成了一片麦田,未能吹过,吹起一阵麦浪。

舞七抬头看去,俨然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此情此景完全不是闯关,宛如是在秋游一般。

她一身白裙,微微侧过头,看向周围。

这里太过平静,让她心中有些不安,这里绝对不可能这样平静。

她犀利的眼眸望向周围,就在这时从远方走来一个人。

只是瞟了一眼,她便知道那是皇甫睿,但是,她清楚地知道睿是不可能出现在明峰塔内。

那么这是幻境?

看着远处的人越来越近,舞七心中也越来越紧张,因为她担心有人正在观看她闯关的过程,那么,睿一开口,自己便完了。

实际上,她也没有猜错,虽然还有三个人留在明峰塔内,但是绝大部分人都在观看她的闯关过程。

毕竟看过之后,说不定对他们再次闯明峰塔有帮助。

舞七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她那原本复杂的神情便变得坚定起来。

她右手祭出红缨,朝着皇甫睿冲过去,既然是假的睿,那么便杀了。

皇甫睿像是吓了一跳一般,这个女人对自己居然一点也不留情,当下便出声喊道:“小七!”

舞七只觉得头皮发麻,不要再开口了!

你要是喊出了舞七,那么自己便全露馅了。

想到这里,舞七的动作更加迅猛了。

在出招的同时,更是用上了落溪雷,用上了最大程度的落溪雷,蓝色的小溪从天空倒流。

而舞七也在与皇甫睿不断地交锋着,对于睿的招式她见识过。

而皇甫睿在惊讶过后,对舞七的招式也没有一点懈怠,招招均是死穴。

舞七看向他阴戾的神情,便从中得知这个男人是假的,而这里应该是一片环境。

“小七,你真的舍得杀我?”皇甫睿忽然开口说道。

舞七现在只想撕烂他的嘴,用眼神扫射他,然后继续攻击。幸福宝下载网站污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