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付费不登录黄软件 最快更新爆笑萌妃拒生蛋最新章节!

本来就是,祝婉琪的父亲姓祝,他的母亲姓薛。怎么也不可能,是什么兄妹。别以为他不知道,一旁那个祝婉琪的父亲,和自己母亲是什么关系。

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才谎称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还真是可笑,堂堂魔主的母亲,竟然私下做出这种事来。还以为自己完全不知情吗,真是好笑。

祝婉琪的父亲,见魔主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顿时心头一慌。

什么意思,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不,不可能……

一时间,房中鸦雀无声。静的,连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虽然,虽然不是亲的,但是……但是……”

祝婉琪的母亲,对于自己丈夫和薛晴儿之间的关系,全然不知。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家走了好运,能攀上薛晴儿这层关系。

瞧着毫不知情的女人,炎玉萧无奈一叹。

“行了,你也不用求本魔主。人已经不在地牢,起来吧。”

“谢魔主,谢魔主。”

秋天森女范白色毛衣美女傍晚唯美写真

“别,先别急着谢。你女儿虽说不在地牢,但是,她现在身在何处,抱歉我也不知道。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炎玉萧起身,大步离开。

他是走了,可离开亲说的那句话,却让他们几人,感到十分不解。幸好,炎玉萧离开前,留下了一名下人。将由他,来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他们。

听明白事情的始末后,祝婉琪的母亲,接受不了,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薛晴儿和祝婉琪的父亲听完后,眉头紧蹙。

————————

“吃饭。”

正睡着的祝婉琪,突然被这一声音吵醒。

当她醒来后,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怪物,吓得连忙惊叫起来。一边惊叫着一边后退惊恐的瞪大眼睛。

是谁,这个人是谁!

杂乱的头发,遮挡住眼睛,还有胡子。这上下加起来,让人根本看不清模样。

“你是谁!”

“怎么,睡一觉后,就忘了你这个盟友的声音了。”

盟友?声音?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祝婉琪这才反应过来。

天,这么说帮助自己逃出地牢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像怪物一般的人,“原,原来是你啊。”还真是令人想不到,他要是不说,自己还真难猜到。

“行了,快吃吧。吃完我要和你商讨一下计划。”

“哦。”

带着胆战心惊,从眼前这个毛发旺盛的人手中,拿过他为自己准备的食物。

可在看到那所谓的食物后,祝婉琪立马撇开脸,狂吐起来。

妈呀,这也叫食物吗!

根本就不是人,啊不,就算他们是魔族,这种食物也难以下咽好吗。

这个男人,不会是在耍她吧……

“怎么,不合口味?”

“呵呵呵……”算了,她还是不吃了吧,“对了,你说的计划是什么,说来听听吧。”

相对于吃饭,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计划。

她要回去,她一定要回到宫殿,回到魔主身边。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回去!

————————

距离祝婉琪失踪,已经过去好几天。

这几天,炎玉萧一直在派人寻找。可是,依旧一无所获。这种情况,让他不免想起当年的父亲。

那个时候,父亲也是如此。

派出去很多人寻找,可是,无论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人……

等等,父亲……

炎玉萧眉头一皱,心中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记得当年父亲还是魔主的时候,有次见他练功,然后一瞬间整个人消失在自己眼前。

那时,躲起来偷看的自己,还以为是眼花了。后来才知道,那是在练隐身。

隐身……

“不,不会吧。”

难不成,那双出现在地牢中的脚印,是他的……

仿佛想到什么,炎玉萧快步冲出房间。半个时辰后,拿着一样东西,出现在地牢之中。

站在当时关押祝婉琪的牢中,因为没人破坏的缘故,当时看到的那双脚印,至今依稀可见。

缓缓蹲下,看了眼那个脚印,随后取出自己特意带来的东西。那是一双新鞋,而这双新鞋的尺寸,则是按照父亲的尺寸做的,只可惜,还没做完罢了。那个时候,母亲满心欢喜的帮父亲做新鞋,结果知道父亲带回来一个貌美女子后,便一怒之下,将这即将完工

的新鞋给丢了。

被丢掉的新鞋,被年幼的自己给捡了回来。

看着地上留下的脚印,又看了眼手中的新鞋。

“希望……一切都是错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炎玉萧将手中的鞋覆上那脚印。可当他看到二者吻合之时,默默闭上眼睛。

父亲,竟然真的是他。

这下也就说通了,父亲隐身潜入地牢,偷走了守卫的钥匙,然后将人带走。

父亲,真的是你……

对于这样的结果,炎玉萧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父亲为何要救走祝婉琪,他们两个人,应该没什么交集吧。”

这是让炎玉萧感到疑惑的地方,对于父亲救走那个女人这一举动,实在是想不通。

先不管父亲为何要这么做,但有一点,让他震惊的是。消失了五年的父亲,竟然又回来了,他没有死。

父亲,你回来是打算做什么?

想到这些未知事情,这一刻,炎玉萧突然庆幸。庆幸紫汐被神女带走了,要不然,可能会将紫汐,也卷进魔族的内乱当中。

可是,此刻的炎玉萧不知。

当他将战紫汐带回魔族大陆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将紫汐给带进这魔族的内乱中。

而此刻,商讨计划中的两人,更是将目标,锁定在了离开魔族的战紫汐。

“你疯了不成,她不是神女的女儿吗。你对付她,难道就不怕神女吗。”

一听这个男人要利用战紫汐,祝婉琪惊讶不已。

况且,那个女人都已经和神女一同离开了,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男人过长的头发还有胡须,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话语中,却透着让人发麻的声音。这个男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