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我找找……哇塞!萧想你好棒!”

   “……”卿以寻撑着脑袋看夏俊忙得团团转,也不帮忙,只是在他问问题时回答一两句,整个过程中居然不觉得枯燥无聊。

   “黄四娘……是什么?”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对了!还有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两人一个动脑一个动手,三百多块的拼图不到两个小时就拼完了。

   夏俊满意的看着占了好大一块地方的拼图,笑得心满意足:“太棒了,没想到这么简单。”

   卿以寻的瞌睡已经完全被赶走了,低头审视着这块工程浩大的拼图,她心里也颇有成就感:“不用谢。”

   少女的公主梦

   “……”夏俊扭头笑嘻嘻的看着她:“想吃点什么吗?酒店里的糕点做的很不错。”

   “想吃点冰淇淋,有没有?”

   夏俊想起第一次和她见面也是吃冰淇淋,当下就答应下来,穿了鞋去叫冰淇淋了。

   房间里只剩下卿以寻一个人,她百无聊赖的四处转悠起来,看得出来夏俊是个自律性很强的人,虽然这里只是暂住,但是他东西看起来不少,而且摆放得井井有条,角落里还放着一个小型书架,上面摆了十几本书。

   卿以寻好奇之下走过去,想看看夏俊平时都看些什么书。

   原本只是很随意的一个举动,但是看到被夹在一整排的书中间那本看起来有点眼熟的黑色封面的书时,她太阳穴一下子激跳起来。

   走得近了,卿以寻怔怔的看着那本侧面标注着《星河》两个正楷的书,下面还写着某某出版社和作者名,她清楚的记得,这本书出过典藏版和纪念版,眼前这本正是纪念版,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购买纪念版的书还赠送她本人的明信片写真。

   犹豫了一会儿,卿以寻伸手取下那本书,随手一翻,夹在里面的明信片就掉了下来,她弯腰捡起,上面的她穿着牛仔裤和白衬衫,长发如墨,笑容灿烂,她还记得,这组照片出自萧让之手,只有他才能把她的笑容捕捉定格得如此透彻。

   她死死的盯着明信片上的自己,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夏俊其实是认识她的。

   不仅知道她是卿以寻,还知道她的身份,那她以前的那些绯闻和“光荣事迹”他估计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卿以寻脑门一疼。

   这事儿要是放在一年前,被人用这种方式耍了一通,她肯定会暴跳如雷,但现在,大概是人之将死,很多东西她都不怎么在意了,所以看到这些时,她只是有些不爽,并没有怎么动气。

   这时房间门被人推开了,夏俊手里端着两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进来,上面还洒满了奥利奥碎屑和榛果,卖相诱人,只是他脸上的笑在看到卿以寻手上的书时瞬间定住了。国际抖音苹果版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