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离是来送堂兄的,见一片银亮黄甲中,意气风发的楚曜与太子妃尽情谈笑,酣畅淋漓,江夏王府的人,大概都舍不得璀璨的江夏明珠吧?

   楚离并未像其他人一样哭哭泣泣,依依惜别,他向来都是惜字如金的人,身为医者,生离死别看得太多,只淡淡吐出一句话,也几乎不带多少感情,“堂兄多保重。”

   细雨蒙蒙中,寒风卷起世子的白色袍服,如灌溉了天地精华般卓然独立,风姿俊秀,楚曜想起老祖母的叮嘱,狡黠一笑,“阿离,我已经成亲了,接下来,老祖母可能会盯着你不放了,你自求多福吧。”

   楚离心头一动,不自觉看向不远处笑靥如花的百里雪,极为难得地施舍了一句话,“哪有那么容易?你不让老祖母抱上孙子,她是不会放过你的。”

   楚曜一愣,这个一向冷清寡语的世子堂弟今天竟然会和自己开玩笑,太阳一定是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今天不要说西边,就是东边也没有太阳,一想到老祖母痛心疾首地斥责楚家两个嫡子不孝的模样,楚曜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蓦然觉得后背一寒,还是天宽地阔的江夏好。

   他已经成亲了,可抱孙子这种事,急得来吗?这可怪不得他,楚曜很懂得宽慰自己,现在不孝的不是自己,而是世子堂弟了。

   林归远今天随江夏王一道启程离京,与他同行的,还有几个也想去江夏军中历练的世家子弟。

   众人皆知,江夏王铁面无私,不讲情面,不管哪家府邸的贵公子,不管是托谁的关系,只要进江夏军,一律从末等军士做起,至于以后的前程,就看你在军中的表现了。

   江夏军的演武场,是颓废失败者的地狱,但同时也是胸怀大志者的天堂,这里练就了无数沙场英豪,军中名将,铁血勇士。

   所以,除了混军功的人之外,那些真正想历练儿子的人家,无一例外都想把儿子送去江夏军中。

   林归远是钟氏唯一的儿子,面对一身戎装即将远离的儿子,看似熟悉,却又无比陌生,她和那些舍不得儿子远行的母亲一样,忍不住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归远…”

   可人的邻家女孩清纯私房写真

   柳如茜哭得几乎背过气去,幸得丫鬟扶住才没有晕过去,哀切道:“归远,你一定要记得给我多写家书。”

   钟氏不悦,大庭广众之下,哭得风仪全无,哪有半点国公府少夫人的气派?果真是一身骨子里的小家子气,怎么都改不了的。

   见有人往这边指指点点,钟氏越发觉得脸上无光,当即呵斥了一声,“哭什么?注意你的仪表。”

   被婆婆训了,柳如茜不得不收起一身感伤,“是,多谢母亲教诲。”

   “母亲”这个称谓,从柳如茜嘴里说出来,对钟氏是一种侮辱,脸色更加难看了,冷冷道:“别丢我们国公府的颜面就好。”

   柳如茜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委屈地低下头去,嘴上却温顺道:“是。”污污的软件草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