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宽边渔夫帽、蝶型宽幅墨镜,将这两件装备往身上一挂,简仁自认自己这模样所是游客应该没有人会怀疑。

而作为一个对历史建筑感兴趣的游客,出现在这样的破旧巷子里,似乎也是万分的合情合理。

给自己打了打气,简仁重新回到了小巷中,继续往前走去。

那边两人交谈的声音并没有停,只是好像也没有再往这边靠近。简仁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因为刚才太紧张了,总认为那声音就在拐角附近。

就在简仁忐忑又有些疑惑的往前走时,就听那个年龄偏大的声音再次响起。

“嘿嘿,说起来还挺那啥的。就前几年吧,我老跑这边。有次也是停电,我也是坐的公用传送仪过来。那是一出传送仪,我就蹭蹭往这边跑。”

停电?

也是停电?

简仁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位还未谋面的路人,话语里令自己有些不安的信息。还没等她细想,对方后面的话已经吧嗒吧嗒倒了出来。

“说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

当时接到那个任务之前,我正在办公室里摸鱼。估计是那天早上茶水喝的有点多,我老想去上厕所。当时我正准备又往洗手间去的时候,结果被老齐头给抓了个正着。

数落我那啥有问题还不算,老齐头直接就把我扔进了传送仪里。

牛仔热裤萝莉妹子白T恤迷人街拍图片

出来一看,好家伙,又是这小破镇,又是那公用传送仪。

能有什么办法?走呗。

我抬脚就往前走,可这才走一半,就有些憋不住了。

于是我就往这大路后面的小巷里一钻,随便找了个墙根给解决了。完事我抬头一看,这小路两边是密密匝匝的大树,看着就凉快。

你不是不知道,我们这工作服,啊,长袖长裤,一年就这一个样式。要是程走传送仪那也没什么问题。可要是夏天穿上这,在外面太阳底下溜上一圈。

嘿,那滋味,谁试谁知道。

那时候赶巧碰上暑气最重的那几天。毒太阳烤着,我穿一身长袖长裤,脸上黄豆大的汗珠子就没见停。

放完水后,我一抬头,就看到这一条林荫小道。当时我就不想再往外走了。然后,我就垫脚往那边瞅了瞅。隐隐约约就看到了我们传送点那小楼的坡顶。当即就顺着那绿荫一路往前,还真给我找到了我们传送点。

后来,每次过来,我都走这里。没什么人不说,还有这些树儿可以看。也是个景不是?总比在路上看那些石头房子强。”

开始简仁只是有些怀疑。她有些吃不透这两人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听了半天,也没有个门道。可当她听到“我们传送点”这几个字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不会这么巧吧,那两人难道是滨狄公司的维修人员?

正祈祷着是距离有些远,自己听错了。或许对方说的并不是什么传送点。就听另一个年轻一点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距离已经很近,简仁听的那叫一个清楚明白。

“李哥,听你这么说,我们这个传送点好像经常出问题啊。”

“那可不,这上百年的老房子里开传送点,怎么会没点怪要求。

你刚来不久,可能不知道。这传送点可是最能折腾的。没办法,谁让里面用的都是旧时的系统呢?”

“旧系统?难道是统一供电的那种?”

“挺聪明嘛,小王。猜的不错,就是那种。”

“好吧。原来如此,我刚刚还在纳闷呢,怎么好好的就中断了通讯。

原来是停电啊。”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简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停电、通讯中断、传送点…

来人不摆明了不正是滨狄公司的维修人员吗?人这正是要赶着去利瓦大街387号修传送仪呢。

简仁欲哭无泪。

自己真的是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竟然会在这种小路上,遇到最先躲避的维修员。

怎么办?

这要是被撞到,事后卫所一问起,两人一回忆,自己妥妥的第一怀疑对象啊。停电刚刚发生,自己就包的严严实实,出现在这样偏僻的小巷里。

搁谁身上也要怀疑的啊。

这时候,简仁已经完忘记了,就在两分钟之前,她还在想着自己作为一位游客,出现在这里的正当性。

怎么办?

又在心里问自己。简仁已经调转了头,开始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她不敢快跑,害怕被身后的人看见,引起怀疑。她也不敢回头看,不知那两人现在到达有没有绕过那个拐角,和她走在一起。

心里早就乱做一团,简仁有些绝望的往前走着,她不知道在走过这段没有路口的小巷后,接下来自己究竟该躲在哪里。

是转到大街上?还是躲进后方更深的小巷里。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简仁前方不过一两米的地方传到了她的耳中。

吱呀。

那是年深日久的老门栓打开时才会有的特殊声音。

简仁对这种声音不要太熟悉。

曾经孤儿院的那扇大铁门,每年院庆完打开时,总会发出这种让人牙酸的声音。

下意识的抬起头,简仁有些惊讶的发现,一张有些熟悉但又算不上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前方不远处。

一个油亮的额头下,是一把乱糟糟的大胡子。

是那个卖画册坑钱的大胡子大叔。难道他住这里?

电光火石间,简仁抬脚就往大胡子所在的方向冲去。没有任何的询问,下一秒,她已经钻进了那扇老铁门里。

也顾不上把气喘匀了,简仁回过身,趴在门口,稍稍探出头去。就看到两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身影,正从那拐角处转到这边来。

好险,应该没有看到我。

立刻把头缩回门后,简仁这才大口喘起了气。一抬眼,门口那位大胡子大叔还站在原地,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

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简仁望着对方更加尴尬说到:“大叔,屋里有水吗?我没找到公用复制仪。能进去讨口水喝吗?”

这样蹩脚的理由,已经耗光了简仁此时所有的急智。只要能在这里躲一躲,避过滨狄的维修人员,面子什么的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