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但我女儿这次遇险,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小子!”天下雄图虽然收敛了怒气,但音调依然没有缓和:“如果我女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就算知道是有人刻意挑拨,我也要让云家鸡犬不宁!好在我女儿没事,这件事,我可以就此揭过,不去找云轻鸿的麻烦,但是……云小子,我之前对你说的话不会收回,以后不许再见我女儿,否则,我一定亲手打断你的腿!赶紧滚!”

“爹!”天下第七急了:“你也已经知道了我和云哥哥是遭了暗算,怎么还这么说他!太过分了!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

“我过分?七宝,抛开今天的事不说,你好歹也是我们精灵一族的公主,妖皇城的年轻俊杰那么多,可以任你挑选,你为什么偏偏看上这么一个……”天下雄图指着云萧,顿了一下后,总算没把后面难听的话给说出来,而是一甩手:“我以前还能由着你任性,但出了这样的事,我绝不会再让你和他见面了!云小子,你给我彻底死心吧!我女儿不是你能配上的。”

天下第一、天下第三、天下第六也都是一副深以为然的神情。

“爹!!”天下第七一推天下雄图,后退一步,一张脸直气的通红:“我再说一遍,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云哥哥一个人,除了云哥哥,我这辈子谁也不嫁……而且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们来管!”

“七妹……”云萧看着她,口中轻轻叨念,双手死死的攥紧,脸色也阵阵白。

天下雄图却是毫不相让:“七宝,平时你想要干什么,爹都会满足你。但这件事绝对不行。这不是你个人的感情问题,它还关系着你的未来和前程……甚至还一定程度上关系着我们整个天下家族名望和未来!”天下雄图重重叹息一声,放软姿态:“七宝,爹平时什么事都顺着你,你就不能顺着爹一回吗?”

天下第七咬住嘴唇,她看向云萧,云萧也看着她,两人的目光脉脉对视……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几步之遥,却又无助的仿佛隔着万丈天堑。许久,这个倔强的精灵女子缓慢而坚决的摇头:“爹、大哥、三哥、六哥,我知道,你们看不起云哥哥,甚至还一直鄙夷着他……因为他的出身!但是,出身是云哥哥的错吗?出身和身份,难道就那么重要?”

“我喜欢云哥哥,和他是什么出身完全无关。在我眼里,他比那些骄纵狂傲的直系家族之子要好上千倍万倍。你们应该都知道,云家因为妖王生死不明,家主被废,又先后弄丢了妖皇玺和妖皇至宝,不但声望一落千丈,而且身负重罪,不但每年的资源赐赏比之以往少了数倍,而且就连‘金乌雷炎谷’这最佳的奇遇与历练之地都已不被允许进入。家族内部也变越来越动乱不堪,导致云家实力在百年前大幅下降……但是,这样的环境,最稀薄的资源,云哥哥如今却已是半步霸皇!不比很多的家族直系弟子差,这个在你们眼中只能算作勉强配得上‘家主之子’的实力,你们知道云哥哥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吗!!”

“云哥哥这十几年所获得的资源,连其他家族家主之子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甚至比自己家族的其他弟子都要少的多!但是,云哥哥从未抱怨,而是付出他人十倍的努力。云家其他弟子可以使用玄罡,云哥哥不能……他就再付出几倍的努力来弥补这种差距……少的可怜的资源,甚至没有云家的血脉天赋,云哥哥现在却可以是不到二十二岁的半步霸玄,很快就要进入霸皇境界……如果他可以拥有同样的资源,我相信他现在的成就,一定不会比六哥差!”

天下第六:“……”

“云哥哥心很软,而且永远那么温和,至少他名义上是云家少家主,但他从不恃此而骄,更是从不欺凌他人,而且遇到不平,总是会主动的伸出援手……我知道,他的所有好,你们都只会不屑一顾。但有一点……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云哥哥愿意用自己的命来保护我。云哥哥现在身上的所有伤,都是为了保护我而留下,他明明可以毫无无伤的逃走,却宁愿送命也要给我创造逃走的机会……即使这样,却还要被你们责骂和羞辱!”天下第七的胸脯剧烈起伏:“爹,你所说的那些青年俊杰,他们哪一个能做到?一个女人一辈子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互相倾慕,是一生最为幸运的事,你们就那么忍心毁掉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么!”

清纯草帽女孩粉红脸颊娇羞可爱户外写真图片

面对天下雄图的强硬,天下第七终于无法自控,把心中的话毫无遮掩的喊了出来。但她的肺腑之言,却依然没有让天下雄图动容,他淡淡的看了云萧一眼,却是缓缓的摇头:“七宝,你说的,爹当然懂,爹也年轻过,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你毕竟是天下一族的唯一公主,你有着别人百世都无法修来的先天条件,却也因此,有些事注定不能完全由着自己,先跟爹回去吧。”

“我不回去!”天下第七脚步后退:“如果你真的不允许我以后再和云哥哥见面,我宁愿永远不回家门。”

“你……”天下雄图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蹭”的又窜了上来。

“咳……那个,七妹,可否听我说几句话。”云澈连忙在天下雄图飙之前出声,他拉过天下第七,小声的道:“七妹,先和你父亲回去吧,而且不要再争吵,云萧这边,我和他一起回云家那边,在他伤愈之前,我不会离开,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可是……”天下第七看着云萧,委屈而愤愤的道:“他们那么说云哥哥,还不让我以后和他见面,我……”

“那你这么吵又有什么用?”云澈摇了摇头:“你刚刚遭遇危险,你父亲和兄长都正在气头上,对云萧充满怨气。而且看得出,他们对你真的是关怀备至,你为了一个云萧和他们吵的这么凶,甚至还威胁不回家……这无疑让他们又生气又痛心,同时也会愈加的反感云萧,纯粹只是反效果,只会让你和云萧之间的可能变得更加渺茫。”

“啊?”天下第七心中一惊:“那,那我该怎么办?”

“先跟他们回去吧,等这件事过去了,再慢慢的来,你父亲虽然现在说不让你和云萧再见面,但你们都在妖皇城之中,又是两个大活人,若真的想见面,他们还真的能完全阻止的了吗?你和你的父亲争吵完全没用,而应该温和的劝说,或者多撒撒娇,再用各种办法让他知道云萧对你的各种好……时间久了,他或许也就不知不觉的默认了。”

天下第七眼睛缓缓的亮灿,然后用力点头:“嗯,云大哥,我听你的。云哥哥……你要好好养伤,我一定会说服老爹的。”

“七妹……”

“云萧,我们走吧。”

云澈向天下雄图几人拜别,然后不再停留,带起云萧,径直飞向妖皇城。

“第三,你带七宝先回去,毕竟也受了些内伤,最好还是疗养几天。”

待天下第三和天下第七离开,天下雄图的脸色缓缓的沉了下来:“第一,那三个黑衣人的身份,有没有什么头绪?”

天下第一摇头:“我去的时候,那三个黑衣人已经一死两逃,我连影子都没见到。”

“既然死了一个,那尸体呢?”天下雄图道。

“尸体被逃走的两人带走了,不过吓退他们的云澈并没有阻拦,或许是懒得出手吧。”

天下雄图沉吟一番,然后缓慢的道:“第一,你现在返回那个地方一趟,找找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另外,既然有人死,就算尸体被带走,血也不可能清干净,去带一点血迹回来,我说不定有办法……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胆敢暗算我天下一族!”

“好!”天下第一点头,他飞身而出,忽然又停了下来,向天下第六道:“老六,你回去之后,第一时间查探一下云澈的底细,越详细越好。这个人的来历,绝非一般!注意,他不是敌人,查探的时候,不要惊扰到对方。”

“我知道了。”天下第六点头。

――――――――――――――

云澈带着云萧,度不快不慢的飞向妖皇城,两人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心思都是格外复杂。

“云大哥,你真的只有二十二岁吗?”云萧忽然看着他道。

“绝不骗人。”云澈道:“为什么这么问。”

云萧呼了一口气,羡慕的道:“都是二十二岁,你却那么厉害,而且说的话一下子就能抓到重点,总能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如果我也和你一样,七妹的父亲和哥哥们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吧……”

云澈摇了摇头:“我哪有你说的那么犀利。只不过,遭受暗算的是你们,被干涉的也是你们,而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局外人,所以可以随时保持平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哈哈!”云萧笑了起来:“云大哥不但各方面都很厉害,而且还很谦逊,真的让人想不佩服都难……而且,很奇怪,我对别人一向都会有戒心的,但不知道怎么的,看到云大哥你,我有一种很莫名的亲切感……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嘿嘿,可能是云大哥的人格魅力太强烈了吧。”

云澈看着他,微微一笑,很认真的道:“其实……我也是。”

“啊?”云萧一怔,然后愣愣的道:“那我们现在……算不算是好朋友了?”

“应该算吧……只要你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当然不嫌弃!”云萧忙不迭的摆手:“云大哥这么厉害的人物,要嫌弃,也是云大哥嫌弃我。”

两人交谈之间,他们已飞到了妖皇城的上空。

“我的家族,在城东方向。”云萧指向东北方:“紫气冲天的那个地方就是。听说百年之前,云家的紫气映照了半个妖皇城的天空,但现在……唉。”

第499 云家之境

云澈抬头看去,在城东北部的一个地方,的确看到一蓬冲天而起的紫光。只是这蓬紫光有些微弱,如果不注意去看的话,甚至可能会直接忽视。

“那个紫光是什么?”云澈问道。

云萧神色微黯,道:“是我们云家祖碑的光芒。我们云家修炼的是雷系玄功,玄气释放时呈现紫色,玄力越强,紫色就越深邃。还有……云大哥,你听说过玄罡吗?”

云澈点头:“我知道,是云家独有的血脉能力吧?”

“嗯。”说到玄罡时,云萧的脸上明显的闪过黯然,他继续道:“玄罡最极限的状态,便是紫色,因而紫色对云家来说,一直都是最为神圣的颜色。在云家,每名云家弟子都要在每年的生辰之日,向祖碑全力释放一次玄力,从而保持祖碑始终释放紫色的玄光。听父亲说,百年之前,云家鼎盛之时,祖碑的光芒经久映照着半个妖皇城的天空,而现在……就如你所看到的,微弱的几乎快到了难以被察觉的程度。而祖碑上紫光的衰弱,最直接反应了云家综合实力的大幅度衰弱……”

“妖王生死不明,对云家的打击竟然能大到这种程度?”云澈惊讶的道。

“如果单纯只是我爷爷一个人生死不明,当然不至于这样。这其中,还牵扯着很多很多的东西……”云萧的神情黯然下来。

云澈沉默了一会儿,放慢了飞行的速度,道:“云萧,能不能详细的和我说一说云家衰落的原因,我毕竟也姓云,所以很好奇……当然,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云萧摇了摇头:“这个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因为这在幻妖界,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随随便便就可以打听到。如果云大哥想知道的话,我当然没理由隐瞒。”

云萧微微仰头,神情略显感伤:“百年之前,云家的确盛极一时,因为可以使用玄罡的原因,十二守护家族之首的位置从未被撼动过。可以说整个幻妖界除了幻妖王族……也就是十二家族所守护的妖皇一族,便是云家。云家世代对幻妖王族忠心耿耿,幻妖王族对云家也一直最为器重和信任,就连幻妖王族最重要的至宝――轮回镜,也都是交给云家来守护……到了爷爷那一代,爷爷和妖皇大人不但是君臣的关系,还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历练,最好的挚友,毫不夸张的生死之交。我们云家是人族,但爷爷却被妖皇封为‘妖王’,其隐晦的喻意便是可以与妖皇平起平坐,这是整个云家莫大的荣耀,是其他十一个守护家族根本羡慕不来的殊荣。”

“但是,两百多年前,一个异大陆的势力忽然闯入,那些人是来自于一个叫天玄大陆的地方,他们似乎是用什么方法筑造起了一个可以穿梭数百万里海域的传送阵,从而到达幻妖界,而他们的到来并不是单纯的探访,而是**裸的入侵,他们不知从哪里得知我们幻妖界的妖皇一族拥有一件力量强大到足以逆天的玄天至宝,因而想要抢夺,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极为强大,而且每次到来,都带着很强的逃遁宝器,让妖皇城一次次遭到入侵却又无可奈何。百年间,他们入侵二十多次,百年前,妖皇大人终于忍无可忍,在他们又一次入侵后亲自怒而追击,一直追到了那些人所使用的传送玄阵前,冲动之下,便冲入了对方没来得及撤销的传送阵,跟着对方一起被传送到了天玄大陆,不久后就传来妖皇大人死在天玄大陆的消息……从此再无音讯。”

云澈:“……”

“那些入侵者每一个都强的可怕,妖皇大人虽然强大,但到了对方的土地,将只会是十死无生,妖皇一族也都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我爷爷却始终不愿意相信妖皇已经死去。后来,爷爷动用了云家的秘器,硬生生的切开了一条通往天玄大陆的空间通道,然后不顾所有人的劝阻,带着家族最强的十个太长老,前往了天玄大陆寻找妖皇。”

“最强的十个太长老?”云澈微微一惊。

“嗯。”云萧点头:“算上爷爷,他们是云家当时最最强的十一个前辈,但那之后,他们都再没有回来。直到几个月后,天玄大陆那边传来消息,说爷爷被生擒关押,要我们云家以世代守护的妖皇至宝去换他的命。只是,更多的人认为爷爷已经死了,天玄大陆的人说爷爷被关押起来,只是为了欺骗云家上钩。”

云澈:“……”

“云家失去了最强的十一个核心强者,顶层实力一下子降到了十二家族最弱。最严重的是,爷爷在去往天玄大陆时,身上带着幻妖王族的妖皇玺,妖皇玺对幻妖王族来说,是比至宝轮回镜还要重要的东西,关系着妖皇继位前的传承仪式。那之后,他们都说爷爷冲动之下不但葬送了自己,还弄丢了妖皇族最重要的东西……而这个弥天大罪,不得不由整个云家来背负。云家受到责罚,不但每年得到的资源下降五成,而且百年之内不得进入‘金乌雷炎谷’。”

“资源减少,就连最佳的历练与奇遇之所也不能进入,对上一代影响还可以说不大,但对于年少一代的影响,却是无比巨大。这也让云家新一代弟子的实力远远逊于其他守护家族,即使是玄罡之力,也难以弥补。”

“妖皇和爷爷出事后不久,幻妖王族不得不重立新的妖皇。于是,妖皇大人唯一的儿子继位……但是,由于没有了妖皇玺,无法进行继位传承,也就没有‘金乌神印’,从而注定无法成为真正的妖皇,只能以‘小妖皇’称之……小妖皇继位后的第二天,便与小妖后大婚,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新婚之夜,小妖皇却并没有回到新房……小妖皇留下字迹,称未报父仇,无颜完婚,还说如果他三年之内没有回来,就让小妖后成为幻妖之皇……但,仅仅过了不到十天,天玄大陆那边就传来了小妖皇已死的消息。”

云澈:“……”

在天玄大陆,四大圣地是无比神圣的存在。传说之中,他们守护着整个天玄大陆,隔绝着来自异大陆的危机,尤其是抵挡着“虎视眈眈”、“野心勃勃”的幻妖界。幻妖界在天玄大陆的传说之中,是一个极为可怕凶恶,随时想要吞并天玄大陆的地方……幻妖界的人,都被称作罪恶的“妖人”。

但云澈此时所听到的东西,却和天玄大陆的那些传闻,截然相反。

罪恶的不是不断被丑化的幻妖界,反而是那些以神圣与守护为名的圣地……

“后来呢。”云澈怅然问道。

云萧继续道:“后来,小妖后继位,成为新的幻妖之皇。再后来……我们云家又经受了一次巨大的打击,由于天玄大陆那边不断传来关于我爷爷并没有死,而是被关押着的消息,二十五年前,父亲他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和母亲两人再次启动秘器,悄然前往了天玄大陆去寻找爷爷,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三年后,我父母终于回来,虽然活着回来,但他们身上都带着极重的伤,而且由于长时间逃亡,根本无暇顾及伤势,导致全身经脉俱损,一身玄力基本全废。而我,也是很不巧的在天玄大陆出生,连累着父母带着我逃亡……然后把我安全带回幻妖界。”

说到这里,云萧低下头,不让云澈看到他眼神里的异样,然后放低声音继续道:“云家的强者本就凋零,父母身废后,对云家的实力再次造成很大的打击。而最严重的是,父母前往天玄大陆时,贴身带着为幻妖王族守护的那件至宝――轮回镜,他们虽然回到了幻妖界……却丢失了轮回镜。本就背负着丢失妖皇玺之罪的云家,因此而罪加一等,从而受到更重的责罚,每年所获得的资源下降九成,而且永久不得进入‘金乌雷炎谷’,幻妖王族为之大为震怒,甚至要将我们云家驱出十二守护家族之列。”

“既然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们前往天玄大陆时,应该知道可能遭遇的危险,为什么要带在身上?”云澈不解的问道,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在迷惑的问题。

云萧沉默了下来,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小声的道:“我听母亲一次偷偷和我说,其实,那是小妖后的授意。”

“小妖后的意思?”

“嗯。那个叫轮回镜的东西在幻妖王族传承了很多很多年,虽然被称作是足以逆天的至宝,但据说无论那一代的妖皇,都从来就没见它发挥过什么作用,也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它如何使用,又能发挥什么用。小妖后当年对父亲说,如果能用这样一件没用的至宝换回妖王的性命,对幻妖界来说是万分值得的……父亲回来后,没能带回爷爷,还弄丢了轮回镜,他没有说带去轮回镜是小妖后的意思,而是把所有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因为小妖后继位之后,幻妖王族一直存在着很多的非议者,父亲不想让小妖后因此承受更大的压力。那之后,云家势力再度一落千丈,我父亲的名望更是……更是……”

云萧长长的一叹,响起父亲,他心中一阵揪痛。

云澈慢慢消化着云萧的话。他所说的一些事,和云澈从云沧海那里听来的事基本重叠着,也证实着云萧是在很认真的诉说,而并没有说谎。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云澈忽然轻声道:“云萧,你父亲他现在依然还是云家家主……他玄力被废,又把所有罪恶揽在自己身上,你们家族没有逼他退位吗?”

“……因为我的外公。”云萧幽幽说道:“外公是慕家的家主,我还有一个舅舅,是慕家的少家主,他们在妖皇城都有着极重的声望与地位。无论是外公,还是舅舅,对母亲都特别的好。外公为父亲撑腰是原因之一,再加上我们云家势力越来越弱,地位越来越低下,如果还想留在十二守护家族之中,就不能脱离慕家的支持……只是,父亲虽然依然身在家主之位,但听父亲话的人却一直在越来越少,有些时候,父亲的话语权,甚至不如一个地位稍高点的长老,太长老们更是从来不服从父亲……他们愿意父亲依然身在家主之位,也仅仅是因为慕家的威慑,和不想失去慕家的支援。”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