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有缺大域的排斥性可是很强烈的,尤其针对仙道以上的生物。

虽然距离仙古末年的终极一战已经过去了五百万年,可是九天十地的末法时代依然未曾过去。

实在是当年那一战打的太过于惨烈,让九天十地残损的太厉害,所以才让这个世界的末法时代绵延了如此之长的时间。

在这样的时代里,天地最多能忍受的存在也就是凡境极巅的至尊生物了,再之上就不行了。

尤其是王境的生物,自身太过于强大,散发出去的气机、场域和道则都会影响大环境的恢复和运转,从而招来天地的打击。

就像李阳之前所遭遇的待遇一样,被雷劈,被刀砍,真仙都得惨死在那种程度的打击之下。

“九幽獓一脉的后人在何方?”

李阳登临九天十地后不久,他就直接释放出了自己的至尊气机。

一瞬间,恐怖而强横的至尊气机直接将整个九天十地充斥。

那种气机无比的霸烈,并且充斥着炽烈的威能波动,宛如一轮恒古长存的恒日坠落,释放出了一股无形的压迫,针对所有的生灵。

即便是一株草木,也被这样的气机镇压的弯腰低垂,无法挺拔。

李阳的气机太恐怖了,那是在如今这个九天十地中的无敌层次,堪称无上生灵,如神灵一般伟岸。

超暖心圣诞节少女的温馨写真

他的气机镇压了九天十地,神圣的波动也随之辐射出去,顿时让亿万生灵俯首,向他叩拜朝圣。

现如今的九天十地,还没有多少位至尊序列的生灵诞生。

虽然已经过去了五百多万年,可是因为曾经的文明被异域破坏的太过严重,致使很多修行法都断绝了,让人无法顺利成道。

现如今,九天十地里也仅有不足一手指数的至尊存在。

他们都是惊才绝艳之辈,放在和平年代里,都是必然成仙的人。

甚至,即便是仙王之境,也未尝没有可能去冲击一二。

可是在如今的这个时代里,他们根本无法冲击更高的层次,能够成就至尊,就已经无比艰难了。

李阳的气机惊动了那些至尊,顿时让那些位于边关的至尊们出手,释放出一条贯穿星宇的金光大道,延伸到了李阳的面前。

一时间,神圣的气机喷涌,金光大道如同成仙路一般璀璨,随时随刻都在释放着璀璨的光芒。

李阳直接踏上金光大道,而后顺着那条金光大道直接开到了边关,降临在一座古老的神殿前。

那里,就是现如今的九天十地最高战力的聚集地。

在仙古末年终极一战后的五百万年里诞生的所有至尊都在这里。

虽然仅仅只有四人,却每一位都是惊才绝艳者,他们的天赋才情纵是万古也难得一见。

李阳能够感受的到,那四个人的强大,都不是普通至尊。

相比于仙域和异域的那些顺风顺水的至尊,这样的至尊都可以称一声皇或帝了。

就像后世代里的遮天大帝一样,每一位都强的同境无敌。

“道兄从何处来?”

李阳刚刚踏入神殿之内,就有一位苍老的至尊眼神炽热的开口。

其他三人也是如此,目光非常灼热,带着一股别样的探求情绪。

他们是至尊,执掌九天十地,为最强生物。

所以,他们自然也就知道很多事。

例如异域和仙域……

而李阳的出现太过于突然,他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世间,而且一出现就是至尊层次。

这个世界有几位至尊,或者有几人位于至尊之下的第一境界,他们都一清二楚。

可是这些人里,根本没有李阳,他是最陌生的人。

所以,才会有至尊刚刚的那一问。

因为他们心中有一个猜测,让他们心神惊喜。

而李阳是何等人,他一眼就洞悉了几位至尊的心思。

这无关战力,主要是境界和认知上的差距。

李阳活了一千多万年,是一个活脱脱的老怪物了。

和他相比,这几位老相横生的至尊其实都是小辈。

甚至,当年仙古末年终极一战的时候,他们几个还没有诞生。

不过,李阳也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他只是来拿九幽獓宝术的。

所以,自然也就想要简单粗暴一点。

嗡!

下一刻,李阳一言不发的踏前一步,瞬间让整个神殿内的空间凝固了,化作实质一般的封禁。

虽然他只是本体的一滴削弱版的真龙血,却也同样可以做到同境无敌,甚至能血拼真仙。

而在他面前的四位至尊虽然强,却也强的有限,远不如他。

于是,只是一脚,便镇压了整个空间,定住了四大至尊。

噗!噗!噗!

一瞬间,神殿内的诸多杀机和阵势尽数崩灭。

即便是至尊杀阵也无法抗衡李阳的神威,一刹那就化作了齑粉。

什么至尊符文,直接被一股强横的力量磨灭,就连四大至尊都被定在那里,无法逃脱,无法言语。

就好似有一尊大人出手,按住了几个小孩的身体,让他们动弹不得,根本就无力反抗对方。

这就是差距,纵然李阳的修行境界降低到了至尊层次,却依然可以做到同境无敌,且无人能挡。

面对四大至尊惊骇的情绪,李阳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将他们的元神拘禁,然后夺取记忆。

他的手段很温和,没有伤到他们的元神。

毕竟李阳是仙王,他的手段自然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

即便是搜魂,也能温和如流水,不会对元神魂体造成伤害。

并且,李阳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记忆后,便将他们现如今的这段记忆斩掉,转而续上另一段他编纂的记忆,然后留下了一卷经书。

那是一段比较好的记忆,记忆里没有李阳的存在,只有一位隐藏在黑暗中神秘人,将一卷经书送给了他们,然后就离开了。

那经书中记载了仙古法的从搬血境到至尊境的全部详细。

一卷经书,便可以让自己摸索着修行的四大至尊想明白很多东西,也能印证自身的修行。

李阳虽然没有留下突破仙道之法,却也同样是一种馈赠。

随后,李阳离开了神殿,前往九天十地的一处天域中。

他从四大至尊的记忆中得到了九幽獓一脉后人的所在。

于是,他便亲身前去,很快就以至尊之力跨越了一重重天域,来到了九天中的一处天域之中。

宇家,为九幽獓的后人,身体里流淌着九幽獓的血脉。

并且,他们族中有九幽獓一脉的宝术,非常的强大与凶悍。

像他们这种十凶后人,都是非常强大的生物,可以在如今这个末法时代中占据一席之地。

不过,这一条,宇家面对了一位无法抗衡的强大。

轰!

至尊气机压迫之下,宇家全部俯首,无人能够抵抗这种压力。

纵然十凶宝术在手又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强的宝术也无用武之地,根本就打不过对方。

然后,李阳就得偿所愿,拿到了十凶宝术。

并且,他将另一种十凶宝术留下用来作为交换物,斩灭了因果。

修行到如今,李阳也很重视因果。

尤其在这个属于过去的时代里,他力求不拔一毛、不取一毫。

就连整个天地,他都放下了,一心只求大道。

即便是和蝼蚁一般的存在做交易,也不会有失公平。

轰隆!

不久后,李阳来到了九天十地的一角,静等了一阵。

然后天地就传来一声巨响,一个黑洞般的口子突然被撕开,使得整个大天地的法则都暴动了。

恐怖的雷光在虚空之中蔓延,仿佛随时都会劈下来。

那种雷光让万灵恐惧,即便是至尊都感觉无法抗衡。

还有斩仙铡刀浮现,刀光泛着一抹猩红,那似乎是昔年陨落在那口铡刀下的仙灵之血。

惨烈的气机在跳动,李阳能够感受到整个世界都好似产生了一股名为恶意的意志,针对裂缝之后。

不!准确来说,天地所针对的是裂缝后的那位李阳的仙王本体。

“快了,末法时代很快就会过去了……”李阳喃喃自语的一句。

随后,他化虹而行,如同一道闪电般迅猛,径直穿过裂缝,消失在九天十地。

可是,他却留下了一枚种子,扎根在了九天十地的灵界之中。

这个灵界是一个特殊的虚幻世界,是由精神力构筑而成,并且与下界八域的虚神界相连。

李阳留下一枚种子自然不是想觊觎虚神界里的那些东西。

他也对那些东西没兴趣,因为左右不过几头黑暗仙王罢了,随手就能镇杀,对他也没什么帮助。

而李阳只是布下一个后手,准备在未来做一件事。

这件事可能对他有用,也可能对他没用,不过到底还是要去做一下才能知道结果。

反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李阳会很空闲,所以要做很多事才行。

九天十地外面的虚无地带,李阳的本体收回了那一滴龙血,也总算是得到了九幽獓一脉的宝术。

“现在就差最终一种了……”

李阳转身开启域门,回到了异域。

并且一路以阴阳五行遁潜行,来到了神蛄族的领地。

蛄族自来到异域后就整体发生了蜕变,他们似乎得到了异域大环境的熏染,从而进化了一般。

最根本的那种能够修炼时间与空间之术的体质没变,在这样的基础上,他们的实力又拔升了很多。

不过李阳关心的不是这些,他想要的是蛄族的宝术。

而且,若是可能,他想要让蛄祖在未来复生,让蛄族也重现。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李阳在很多的证据中得到了一些线索,知晓了一些隐秘,从而看到了让古代的那些人再度重现的可能。

只要将真灵找回来,那他们就是真的归来了。

而真灵的下落,李阳也有些胸有成竹。

只是现在他还没有冲击那个地域的实力。

不过实力总会有的,所以要提前布置,确保心中所想能够实现。

李阳踏入蛄族的最深处,看到了一头蛄趴在一座祭坛上。

那头蛄似乎依然处于重伤状态,身上的气机中还蕴含着一股惨烈的破败气息。

那是被六道轮回仙王打的,差点被一击灭杀。

不过李阳知道,他们在演戏,而且非常逼真,把异域的那些不朽之王全都给耍了。

所以在未来的那个最关键的时刻里,蛄祖才能来了个力挽狂澜,相助荒天帝,也才有了后来荒天帝直接把异域给扫平了的壮举。

现在的异域不朽王们还不知道,就是这么一头看上去垂死状态的老蛄,最后成为了让异域灭绝的一股关键助力。

此刻,李阳的眼中浮现出了符文,化作阴阳五行大道图流转。

他的法力和法理运转,凝结成法眼之术,让他一瞬间就看穿了蛄祖的真实状态。

嗯,对方的状态很健康呢……

重伤垂死早就脱离了他,只是他还在演戏,还在假装垂死。

为了摆脱异域的怀疑和防备,蛄祖对自己的演技非常走心,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真实状态。

得益于他蛄之一脉的特性和宝术,才能骗过了所有的不朽王。

嗡!嗡!嗡!嗡!

下一刻,李阳挥手并指斩出四剑。

修长的手指如同天剑一般,竟直接将时间和空间斩断,让此方领域化作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状态。

虽然这种状态不能持久,可是也很厉害了,别的王难以做到。

在李阳出手的那一刻,蛄祖就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从对方眼中流露的情绪中,李阳读出了很多信息。

在经历过异域最初那段时间的警惕和防备后,蛄祖已经将自己的记忆解开,让他想起自己的使命。

曾经为了骗过异域的不朽之王们,蛄祖可是把自己也给骗了的。

那个时候的他,还真以为自己的叛变到异域了,并且对九天十地的生灵大下杀手,无比的狠辣。

即便是现在的九天十地,也还有史书上记载着蛄祖的狠辣,并且对蛄之一族大骂特骂。

面对蛄祖的目光,李阳只是咧嘴一笑,然后直接拿下对方。

还没成王的蛄祖自然连反抗都做不到,现在的他还太弱了。

不过李阳也没有下杀手,他只是镇压了蛄祖,镇压对方也只是为了确保能够和对方正常的交谈……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