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一群跳梁小丑,简直是不自量力!”

说实话,连沈城业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得知地牢出事,整个沈家都严阵以待,差点没家老少一起上。

可结果呢,当年这些人也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如今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竟如此轻易的屈膝在他们脚下。

这是何等的不真实?又是何等的振奋人心。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以此时沈家的实力,好像早就不需要怕什么了。

何长虹一倒,所有人都投降了,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长年的羁押采补,早已消磨了他们的意志,打断了他们的脊梁。

如今他们之中最修为最高的何长虹一招落败,犹如一头冷水,浇灭了他们最后一丝血气。

作为武者的锐气尽失,即便这些人出去了,这辈子的成就也就这样了。

“家主,家主不好了,少爷,少爷他”

“什么?你说少爷怎么样了?我儿怎么样了?说话!”

“家主,少爷,少爷他死了!”

“什么?谁,是谁杀了我儿?”

清纯mm赵紫晴的清新图

突如其来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般的降临,令沈城业无法平静。他的儿子,他那养育了近二十年的心头肉,没了!就这么没了?

“死!你们都该死!”原本淡漠的双眼,此刻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冰冷的杀气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离的近些的甚至有人打起了寒颤。也不知道究竟是冷的,还是吓的!

“家主息怒,息怒!这些人不能杀!”

开玩笑,这些都是沈家养的奶牛,奶着整个沈家。如果把这些人都杀了,那沈家用什么?在去抓么?

这不是扯么?是嫌沈家这么年还不够高调么?莫阳城第一世家,荣誉的背后上上下下又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就等着把沈家拉下马。

而且这么多年下来,莫阳城周边消失了这么多的高手,周围的帮派世家早已有所察觉。要是再有大动作,沈家根本瞒不住的。一时的头热,恐会酿成严重的后果。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浩儿死了,他们都得给浩儿陪葬!”

“家主,你是一家之主,得为整个沈家考虑。好而已经死了,木已成舟,你杀了他们也于事无补!”

隐隐的,身价几大长老已经将沈城业围了起来,他们不允许,也不能任由沈城业动手。

正如沈城业之前所说的那般,一旦迷恋上那种快速提升的快感,是戒不掉的。沈家的长老们已经上瘾了,他们不可能再静下心来按部就班的修炼。

这些人就是他们的粮食,他们的药!若是沈城业动手,就是断他们的路。断人路者,亲兄弟也没得商量!

“好,好!”面对几位长老的共同反对,沈城业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这时候,哪怕沈城业再怎么生气也只能憋着。

拦路石,是会被人一脚踢开的!即便现在不踢,以后有时间了也会踢!

强压下心头的万丈怒火,扭过头去看向那些人,沈城业冷冷的问道“我只问你们,是谁杀了我儿?我只杀此人以报血仇!其他人都可以既往不咎!”

“若是你们不说的话,每隔十息,我就杀一人,直到你们愿意说为止!”

“这,这”听到沈城业的话,所有人都互相的看了看,怀疑的目光充斥在周围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又不是亲兄弟,出卖起来完没有心理负担。

可问题是,他们是真不知道啊。刚刚这暗淡无光的暗牢中,人脑子都快打出狗脑子了,谁记得那么清楚。天知道是谁闲的没事了把沈城业的儿子给砍了,这不是给他们找麻烦么。

“十,九,八三,二,一!”

“等等,是他,一定是他!”

“是他!”

“不对,肯定是他!”

当沈城业喊道一的时候你,所有人都互相指着。这时候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们的膝盖都弯了,还指望他们要脸。

这时候,保命才是王道!

“好,事到如今了你们还敢耍我,好得很!”

拿过旁边护卫手里的刀,沈城业一把拉过离自己最近的倒霉孩子。现在的他不想说过多的话,仇恨已经遮蔽了他的双眼,他只想复仇。

虽然他不能将这里的人尽数诛杀,可是杀上一两个还是没问题的。此时他手中冰冷的刀刃已经说明了一切,他的耐心是有限的!再不招,这把刀就会落在这个倒霉孩子身上。

“慢!”就在刀刃即将落下的时候,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出现,也让沈城业生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是你!”看着从远处静静走过来的沈康,沈城业有些不敢置信。这不是前些时间刚骗来的书生么,他早已排了眼线时刻盯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真是一群废物,竟然连一个书生都看不住!

虽然心中波涛汹涌,可是沈城业的脸上却是异常的平静。在看到沈康之后。立刻收拢了所有的杀气,甚至脸上还挂上了意思温和亲切的笑容。

单是这份超出常人的忍功,人家的家主之位绝对名副其实。

“康儿,你怎么来这里了,简直是胡闹!没人告诉你这是我们沈家的禁地么,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还不快走!”

“沈家主,事到如今了,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你这话什么意思,康儿,不要胡闹!”脸上的笑容完敛去,当沈康说出这句话后,沈城业就已经意识到事情可能是瞒不住了。

你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不行么?好好的少爷不当,非要当个阶下囚,愚蠢!

可惜了自己的一番谋划,最后还得来硬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少爷扶下去!”

“是!”在听到沈承业的命令后,立刻有几名护卫越众而出,向沈康这边走来。

作为家主身边亲卫,沈城业的每一句话他们都能明白什么意思,这是要他们把人给彻底拿下,不要让人给跑了!

面对一个文弱书生,他们表示很轻松,非常轻松!

“噌!”就在这几个护卫接近沈康的时候,剑刃出鞘的清脆声音突然响彻在暗牢中。精钢所指的长剑在烛火的映照下发出暗黄色的光芒。

剑光如疾风骤雨,冰冷的气息撒遍每一个角落,没有死角,无法躲避!

“噗,噗!”仅是一个照面的功夫,上前准备将沈康羁押的几名护卫就已经部倒地,殷红的鲜血顺着脖颈上的伤口洒的到处都是。

“你,你竟然会武功?”

“是啊,沈家主,你没想到吧?”

“我不仅会武功,而且你的儿子也是我杀的。你不是在找凶手么?我就是!”

“你的儿子他恶贯满盈,不,不对,应该说你们沈家上下都是恶贯满盈,部都死不足惜!”

“你杀了浩儿,你知不知道,你该死!”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