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晚上五点四十分,魔都虹桥演艺中心灯火通明。

we战队对阵rng战队,lpl季后赛六进四的比赛正进行到第二场。

we先输一局,而第二局来到第十分钟。

beishang用上路的峡谷先锋与rng交换下路水龙,在他看来拿完峡谷先锋立刻就能帮助推上路一塔,只要抑制住rng上单剑魔的发育,后面就好打很多。

几位解说认为,we这个交换思路很清晰,看样子是吸取了上局落败的教训。

不过熟悉we运营的观众肯定看的出来,这波资源交换的运营和简风格相似!

跟了简野辅游走这么长时间,beishang总归学到些东西。

只是we的真正指挥简还不知道比赛的情况。

她从工作人员通道进入场馆,独自走在过道上。

走了几十秒,简已经能听到场内的欢呼,那是能令人激动不已的声浪!

她压抑住不知因为发烧还是因为比赛而澎湃的血液,绕过去往舞台的路口,朝we的休息室走。

推门进去,首先看到的不是教练与领队的关切问候,而是休息室教练们懊恼的表情。

氧气少女柔若无骨白皙如奶清纯美图

很显然,刚才场馆内的欢呼并不属于we!而是来自对手rng的粉丝!

简心头疑惑,“不会吧……rng的阵容根本就不能打高强度比赛,只要we没人拉垮,就大概率不会输啊!”

虽然已经在来前的电话里确定第三场比赛亲自上场,但她肯定不会就此愿意看到we输掉第二局……

输掉这局,we就零比二落后,站在淘汰的悬崖边上了!

再一抬头,休息室直播屏幕上回放的画面,让简明白自己进来前的想法太过乐观……

beishang将先锋之眼放在rng上路,之后想要配合塞恩越塔强杀,却没想到rng中单小虎直接tp到上路一塔!

卡尔玛落地后给剑魔加强e,不但挫败了beishang的越塔计划,还协助rng上单狼行将酒桶塞恩两条人命留下!

于此同时,we下路,因为连续两次接到ng的q暗之禁锢,ssing和stic不得不弃守防御塔,一塔钱简单地送给了伊泽瑞尔!

仅仅十多秒的时间内,we就陷入到落后的局面。

懊恼中的教练dog8看到简进来,立刻起身招呼。

简还是对dog8没直接同意她带病上场有些抱怨,“咳……早知道我就该强硬地让你请求推迟第二局比赛……”

dog8感到抱歉,一个偌大的俱乐部,几位在lpl征战多年的选手,最后居然还是要靠眼前这位刚进入职业联赛的柔弱女孩来拯救……

dog8没有太多教练的威严,当然,无论是谁在一个漂亮可爱的妹子面前也提不起威严。

他对着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简说,“对不起……第一局没能获胜,最后还要你来救场……”

后悔和责备已经于事无补,就像简无法将如今的局面怪罪于自己感冒了的身体一样。

此时此刻。

她需要做的是鼓舞大家,并且奋力争取胜利!

简望向前面的屏幕说,“算了,我在比赛前生了病的,也有我的责任。

而且第二局还没有结束,rng这阵容,如果我们能拖下去,还是有机会翻盘的……”

听着简的话,dog8更加难受,只感觉一切都搞砸了

简找了位置坐下,继续观看第二局的赛况。

然而,比赛局势继续恶化着。

小狗的ez有偷钱天赋,还拿了一血赏金,补刀场最高,这样的发育状况令他在中前期的伤害可观!

而且后面还有卡尔玛以及莫甘娜的保护,uzi顶着泰坦a人都不怕。

we中路一塔很快就兵不血刃地被对方点掉!

当然,beishang一直在找机会,可是没有了辅助搭配他进行游走,就只凭一个酒桶根本就抓不到对面灵活的上中下三路。

二十分钟,we因为多次小规模团战不力,经济落后到三千金币。

而rng乘他们辛苦去做大龙视野的空当,直接顶着刚刷的土龙增益就来点中路二塔!

stic和洗液想守,然而karsar蝎子突如其来的闪r将飞机压制,随后ez和卡尔玛一套伤害,将洗液击杀在we自家防御塔下……

中路二塔也随之丢掉。

泉水里的洗液感觉到胸口不断发闷。

如果按照第二局比赛前简的位置,她现在应该已经到达场馆,看到了这场比赛吧!

他对着直播镜头闭上眼,很抱歉,让简看到了一场丑陋的失败的比赛……

黑暗中,他不断对自己默默逼问道,“怎么办,该怎么办,这局该怎么办?”

他深知自己不是指挥的料,但已经到此地步,洗液必须强迫自己带领队伍。

他不禁思考,如果是duling在场上,她会用怎样的办法破解rng的策略呢?

脑海里似乎浮现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比赛,坚定得亮得发光的眼神,还有斩钉截铁的指挥命令拖,我们把比赛拖下去。

是的,她会选择和rng拖下去!等到三十分钟往后,ez哪怕领先三千经济,也没办法打赢团战。

可是,对面有一条土龙,如果rng选择rush不,如今落后三千多经济的局面,只能赌rng不敢rush大龙!

洗液睁开眼,“从现在开始,大家都小心一些,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就不要再发生冲突了!我们要把这局比赛拖到后期!”

队员们回答,“好。”

再之后,简最先发现we在策略上的转变,他们接连把上路和下路二塔平白让给rng,只留塞恩在对方没有抱团的一路但带。

休息室的她说道,“就应该这样啊,为什么要和ez打小规模团战呢!”

于是,之后的六七分钟,居然就真让we把比赛拖住!

只是辅助泰坦在做视野时被抓死两次。上路的塞恩依靠大招,居然几次在蝎子gank前逃跑成功,还硬带掉了rng上路和下路一塔!

经济始终维持在三千上下。

几位主持人也意识到we运营状态的回升,beishang的酒桶不再单独去gank,而是一直陪着辅助做眼,一点也没有前面那个各种找机会开团beishang的样子。

长毛道,“这段时间we终于把局势稳住了呀!没有给rng找到机会。”

神超分析道,“嗯,we的避战工作做得很好,这段时间正是ez的强势期,uzi还出了冰拳就是想要找机会,但we几人硬是宁愿把塔让了也不和你打团。”

米勒道,“rng这样被拖下去不太妙啊,优势期很快就要被拖完了,他们必须去动大龙的主意!最好是逼迫we和他们打团。”

虽然引入karsar踢掉xg的rng虽然已经是lpl最求稳的一批队伍,但他们也知道到了必须大龙逼团的时候了!

简看到ng开始到大龙坑排视野,分析道,“这波大龙团决定生死!”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