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严捕头,你可知这千花岛在何处?”

“沈大侠,你难道是要…….”

耳边传来沈康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一般,令严业惊骇得抬起了头,这是打算要对千花岛动手了么?他知道沈康彪,但没想到彪成这样。

方家,血衣教等等跟千花岛比起来,那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捕门可以对血衣教通缉打压,却从不敢轻易得罪千花岛,可见千花岛这个势力背后的强大。单凭沈康一人去,跟去送菜有什么两样。

“沈大侠,莫要冲动!”

“谁冲动了?你以为我傻么?”千花岛背后那可是道境大宗师,现在的沈康手里连张底牌都没有,傻子才这时候去呢。

就算是要搜刮侠义点,也得等自己手里有了底牌。至于现在,还是暂时在万剑山庄苟着的好。不是说千花岛的人会源源不断的派人前来追杀么,就在万剑山庄等他们自己送上门来多好。

任你是什么高手,只要还未突破至道境大宗师,来了万剑山庄就只有挨揍的份!

“沈大侠,你不觉得这无字令牌掉的有些莫名奇妙么?”

“是啊,这么强的一个高手,令牌掉的是稍显痕迹了些!”摇了摇头,沈康对此满不在乎。甭管对方是想祸水东引也好,还是真的将令牌掉在这也好,又有什么关系。

千花岛的人沈康之前已经杀了,他们迟早会查到沈康的头上来的。至于这些黑衣人和逃掉的中年人背后的势力,沈康应该也迟早会跟他们对上。反正结果都一样,有什么好愁的。

“严捕头,这令牌你要不要?”

清纯花季少女街拍高清写真

“别,不用了,这令牌沈大侠还是能扔就扔吧。这江湖上秘术甚多,万一对方可以凭借令牌定位,恐怕会给沈庄主带来麻烦!!”

“麻烦?巧了,我这个人就是不怕麻烦!”将令牌装入兜里,能用令牌引来千花岛的杀手更好,还省的让他去找了。

“严捕头,既然吴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捕门若是有消息的话,记得通知我,到时候我会帮忙的!”

“沈大侠,沈庄主…….”沈康说走就走,在原地就留下了严业一人,看着躺了一地的吴家大院,严业也是一脸的无奈。

“唉,最后还得让我来善后,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啊!”

“真是好快的速度,跑的倒挺快!”从怀中掏出了追踪符,沈康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刚刚虽然跟那名中年人只是稍稍交手,但沈康已经完记下了对方的气息,此刻对方的行踪早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还想跑?不知道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等等,这里莫不是陆家镇附近?”跟着追踪符一路追踪,沈康竟然兜兜转转的竟来到了陆家镇附近。

陆家镇与吴家相隔不算太远,在来吴家之前,他跟严业两人已经来过了这里。此时的陆家镇荒无一人,而且还经历了一场大火,早已是残破不堪。

捕门的人在这里搜寻过一段时间,直到什么都没有发现后就都已经撤离了,此刻这里是真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沈康踏入其中,周围除了鸟鸣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陆家镇没有任何的活口,这一点沈康已经从严业那里得到确切的答复了。此时中年人又来到陆家镇,究竟是为了什么?

跟随中年人的脚步,沈康来到了在陆家镇内的一处小湖附近,远远看着中年人走到了上面的凉亭处。在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似乎无人后,中年人竟直接跳了进去!

“是在湖中?”在外等了一小会儿后,沈康也来到凉亭附近,顺着中年人刚刚的位置跳了下去。

在这个位置下方,是一片石堆。此时湖水底下混浊尚未散去,从这痕迹处就可以看出,其中一块石头应该被人移动过。

“倒是有些意思,不过雕虫小计而已!”刚游到那块石头那里,沈康就忍不住冷笑一声。在这里,沈康敏锐的发现了许多精巧的机关。如果他一上来就移动那块石头的话,恐怕顷刻间便会出动这些机关。

故布疑阵,就已经说明了这里真的有问题。以沈康此时的身手,一般的机关根本无法伤到他。不过一旦触发机关,恐怕会让里面的人警觉。

正所谓狡兔三窟,里面想来应该还有别的路。一旦被他们逃走,又要麻烦一些。何况,沈康也好奇这里面究竟是些什么?

小心的将这些机关一一解除,此时的沈康纵然称不上是机关宗师级的人物,那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机关大师。这些雕虫小技,在沈康眼中根本上不了台面。

将所有机关部破坏掉,沈康才的搬开了下面的石头,露出了底下幽深的洞口。顺着洞口,沈康小心地向里面游了过去。

长长的水道怕是有数百米之远,在这数百米之内密布着各种各样的机关陷阱。这些机关的威力并不算特别大,但破坏力却不小,足以拖延人的行动。

而且这些机关一旦有一个被触发,剩下的也都会部触发。就算你功力再高,穿过这么长的通道,也必然要费一番手脚。

这么长时间过去,里面的人早就跑干净了,顺带脚的还能将这里面藏得秘密都给破坏掉了。布置此地的人绝对是心思缜密,而且精通机关布局之术!

小小的一个通道就有这么多机关布局,里面又该是何等模样。这么大的手笔,可不是小门小户能有的!

穿过了水道,到了后面似乎已经在湖泊之外,通道里再没有积水。不过通道里有些许水痕,应该是刚刚中年人从这里离开时留下的。

在通道的尽头,竟分出了数条岔路,应该是如同迷宫一般的布局。特喵的,这里是国家机密啊还是怎么的,竟然防御的如此严密!

按道理讲,只要跟着刚刚中年人留下的痕迹寻找的话,应该就能到达目的地。可是当沈康看了眼追踪符上的位置,就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

中年人在追踪符上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就在自己附近。也就是说真正的路并不是眼前的这几个通道,这里所有的布置,其实都是在诱导人而已。

若他所料不假的话,通道不是在头顶上方,就是在自己脚下!

在周围一阵寻找后,沈康果然在脚下发现了有机关的痕迹,而后花费了不小的精力这才找到了入口所在!

还好之前抽奖的时候抽到了相关的知识,不然的话,光是这些机关布局都能绕晕了他。可当沈康踏入其中之后,眼前的一幕却在一下下的冲击着他的认知!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