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金凤看到孢牙春满身的大汗:“先去洗一个澡,全身一身的汗,是不是在做梦?”没有听到孢牙春否认的话:“我有时间同到中古仙去找一找那位神仙。看看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治那个事。别人偶尔做一次梦也就是了。却天天做梦。晚上都还吓人的。”眼神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神色。

孢牙春对此不屑一顾:“找什么,人家是个神仙来的,这有梦做才有希望。没有听说过梦想梦想嘛。”

两个人现在也就是那么名正言顺的住在一起,金凤的公婆感觉得到这孢牙春确实还靠得住,他们也就把金凤当成是招人的女儿。

老人家也劝过金凤先去把环下掉,这样一旦怀上了孩子,那孢牙春就更加实心实意的,但金凤却不这么想,她认为住可以住在一起,但得按农村的习俗来,要下环先等到做过酒席之后,没有做酒席无论如何是不能去环的,不为别的,为这俩老人想也该这么着。要不俩老人心里还是多少有些芥蒂的。

金凤忽然问起了一事:“那个谭家的大祠堂会不会真的有鬼那些脏东西?”

孢牙春双手抱头向后靠了一会:“这事怎么说呢?这个世上要说真的有鬼,怕还没有那个人信,这东西谁也没有见过,不信吧,有的事真的是没有办法解释。就比如我自己亲身经历的那件事。”——

那是小时候,孢牙春读二年级时,全班也就五十四个学生,而那里正常上课的也就是两位教师。而在里面上课的也就只有一位女老师。那时都是一些二年级的小孩子,人多也就觉得好奇,人少不怕才是怪。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