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府台衙门占地不小,前面是办公的地方,后面是生活、居住的地方。数年来,府台和西原府军事将领都是朝廷委派的京官,所以他们到任后一般都居住在衙门中,历年下来,这个衙门的生活区变得越来越大,足足有数十套院落环环相套。

甚至在院落中间还堆出来一个巨大的山丘,山丘下面还挖出了一个人工湖波。据说,这是如今夏皇新登基后第一任府台建设的,耗费了五万劳工,整整忙碌了数月才建成。

此人在西原府劳民伤财,民怨极大。但最终竟然升任了户部尚书,备受皇帝信任,可谓是权倾一时。

上任府台和抚军将军到任不足一年,双双毙命,他们的家眷也都陆续归乡了,这里大部分的院落都空了下来。如今王文澜和李记城也没有带家眷,这些院落自然也空着。

王琳也很清楚,王文澜让王琳一行人搬到府台衙门,自然是有所考虑。

毕竟西原府的局势越发复杂了,修真者掺杂其中,变故甚多,要想稳住局势,要是能请得王琳坐镇在府台衙门,就容易处理的多。

王琳也顺水推舟的同意了,毕竟下一步要在西原府建设飞将军神庙。虽然在敕封薛飞之前,王琳并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想借用王文澜和李记城,推出聂小倩或者绿笛,为她们建造神庙,获取香火愿力。

这样也算是间接的为王文澜和李记诚做了一层保障,可谓是一举两得,是双赢的事情。

但既然已经有了薛飞,当然是薛飞更合适,虽然飞将军之名在大夏国内已经少有人提起了,但在这西原三府之地还是威名赫赫,只要稍微推动一下,让王文澜以官方的手段推行,飞将军神庙将很快在西原三府推行起来。

甚至,假以时日,只要飞将军神庙灵性凸显,将来逐渐的延伸到大夏国内部,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王琳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大的机会,首先在西原府立住脚也是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但在建设神庙的过程中必然不会这么简单,必然有阻力。所以王琳也乐得在这里坐镇,帮助王文澜、李记城推行此事。

黑直长发校花mm校园写真图干净清澈

王文澜本想将最大、最豪华的一个院落让王琳居住,但被王琳拒绝了,王琳选择了距离山丘最近、最偏僻的一处小院居住。

这个院落虽然小,但背靠着一个竹林,环境幽静,适合王琳在此静修。

芸娘和张晗语自然也都住进来了,王文澜本来还安排几个仆从以及丫鬟、婆子,但都被王琳拒绝了。随着修炼日久,王琳越发的感觉,自己喜欢活得简洁、随性了。

夜幕时分,一阵氤氲的香火气息从空中扑面而来,王琳本就在竹林旁的亭子中静坐品茶,顿时起身仰望着天空。

“孤煜居士,不告来访,万望赎罪”一身红袍的城隍当前,在其身后是文武判官,还有两个阴差随后,那城隍在虚空中朝着王琳拱手道。而另外一侧是聂小倩、绿笛和刘大洪。

先前,王琳已经收到了聂小倩和绿笛的禀报,她们两人进入城隍府,并没有发生预想的争斗,反而是帮城隍抵御了一波冥界阴间鬼兵的侵袭,一时间被敬为上宾。

而刘大洪被请去后,对方也并没有用强,刘大洪言说了自己先前是长林县城隍府的夜巡使,并将长林县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直接惊动了城隍和文武判官,他们一时间对刘大洪以礼相待。

随后不久,一波鬼物突袭城隍府,刘大洪也趁机帮忙去了。

聂小倩和绿笛进入城隍府时,正当交战剧烈,城隍府阴差极为吃力的时候,城隍正想请刘大洪出面请绿笛、聂小倩帮忙,此时聂小倩和绿笛进入了城隍庙,自然第一时间被请了进去。

这一波鬼物侵袭,让城隍府岌岌可危,绿笛和聂小倩赶到,加入了战团,以两人超强的战力,自然帮助他们稳住了城隍府的局势。

此后,两人被敬若上宾,双方相谈甚欢。城隍有意请两人常驻西原府城,为两人建神庙供奉,只是想请两人帮助抵御冥界阴间的鬼物。

但聂小倩和绿笛如何能做得了主,自然是推辞掉了。但城隍极为诚恳挽留,甚至屈尊下拜,差点跪下了。两人推辞不过,才将她们是王琳护体法神之事言明,言说要让王琳做主才行。

而此时,绿笛和聂小倩将他们的符诏投入了法坛内,里面裹着大量被击散的鬼物,进入法坛内被炼灵阵去伪存真,化成了一道道灵魂本源之力。

“尊神客气了,这里是你的神域,按照上界律令,我们是要想城隍庙备案的。如今我们并没有备案,还请见谅。”王琳倒是很客气道。

“岂敢、岂敢。现在上界。唉,不说也罢,如今我们城隍府举步维艰,这次来我是有事相求。”城隍说着,已经落在了亭子中,其说罢看了一眼文判。

而此时,聂小倩和绿笛也都站在了王琳身后。先前陪伴王琳的张晗语自觉的回了房间。王琳朝着城隍一摆手,两人面对面坐在了亭子的茶几两侧。

“孤煜居士,西原府城隍府危在旦夕,还请援手。否则城隍府被破之日,西原府近十万百姓将步入长林县的后尘,还请居士怜悯。”文判朝前一步跪倒在王琳面前道。

“文判大人,不可如此”王琳赶紧虚空一抬道。

“孤煜居士,还请务必援手一二,否则府城隍必然步入长林县后尘。”城隍也起身道。

“两位,我虽然修为不高,但西原府有难,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可否将你们目前的危机说出来,我们一同参详一下。”王琳先前已经和绿笛、聂小倩进行了交流,自然对府城隍打算有所猜测了。所以直言不讳道。

“距离我府城隍千里之地,有一个叫龙骨山的地方,盘踞着一个鬼将,其聚拢了足足数万鬼兵,近日来频繁攻打我城隍府,若非西原府城人口众多,香火愿力还算鼎盛,恐怕我们早就挡不住了。

但现在他们日益强大,我们却进步缓慢,假以时日,城隍府被破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恳请孤煜居士援手。”城隍恳求道。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