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钱多多提着外卖怒气冲冲的进了楼,等会要是让她抓到那个女人,她一定得好好教育她一顿,差点砸到人,不仅不道歉,还把头缩回去了。

   “芷芊?”

   白芷芊刚把头收回来,正暗自庆幸没有被钱多多看到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尚……尚弈,什么时候来的?”白芷芊语气里带着一丝慌乱。

   “我刚过来,怎么了,怎么不下去,还在窗边站着?”尚弈心里有着疑惑,语气带了一丝的疑惑,白芷芊为什么要站在窗边,她又是因为什么慌张?

   白芷芊闻言悄悄松了一口气,没看到就好,“没什么,我刚才去了趟卫生间,现在正准备下去呢,我们走吧。”

   “嗯,好。”

   白芷芊走到尚弈身边,拉着他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了,尚弈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窗户的方向,他莫名的感觉,刚才白芷芊一定是隐藏了什么没有说。

   尚弈带着疑惑,和白芷芊一起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的瞬间,白芷芊快速的瞥了一眼窗户的方向。

   他们的这边的电梯门刚合上,另外一个电梯门就打开了,钱多多从里面跑出来,直奔窗户边,那里已经没人了,只有窗边原来的花盆留下的一个圆形的印子。

   “哼,别让我抓到,垃圾。”钱多多愤愤的提着外卖回了刚才苏念的病房。

   白芷芊和尚弈到了楼下,正好经过那个被扔下来摔碎的花盆边,医院清理卫生的人员还没来得及打扫。

   治愈系直短发女生温柔迷人写真

   尚弈的脚步微微顿了顿,他想到什么似得抬头望了望,这个花盆掉下的位置正好对应刚才白芷芊站的那个窗口。

   白芷芊注意到尚弈的动作,眼球转了转,“这怎么还有个花盆,也不知道是从上面哪里摔下来的。”

   “怎么知道是从上面摔下来的?”尚弈问。

   白芷芊一怔,“呃,花盆碎成这样,肯定是从高空坠落的。”

   “尚弈,别看了,我们走吧,万一等会再掉下来一个被砸到就不好了。”白芷芊说完也不等尚弈,快步的往停车场走。

   尚弈站在原地看着白芷芊略有些匆忙的背影,在看看花盆,和上面的窗户,希望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吧。

   尚弈大步走回车边,上了车,默默的系好安全带,一路上也没和白芷芊说话。

   白芷芊路上扭头看了他好几次,这不太像平时的尚弈,平时他在她面前从不会冷脸,而且每次在一起的时候,尚弈都会讲很多的话,今天一个字都没有说。

   “尚弈,怎么了?”白芷芊试探的问。

   尚弈淡淡的,都没有转头看白芷芊一眼,“没怎么。”

   白芷芊一下就确定了,尚弈一定是有什么事,“真的没事吗,可是我看不太高兴呢,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想多了,我只是有些累了,今天也累了,休息会吧,很快就到家了。”

   白芷芊抿抿嘴没有说话,到了白芷芊住的地方,尚弈今天只把她送到了门口,“芷芊,我就不进去了,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再给我打电话吧。”

   “尚弈。”白芷芊的眼里立刻蒙上了一层水汽,“尚弈,怎么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不高兴了,也不愿意理我,告诉我行吗,让我知道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白芷芊站在原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泪珠要落不落的样子,看起来真真是楚楚可怜。

   “芷芊,刚才在车上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有些累了,没有别的意思。”

   “尚弈,就跟我说实话不行吗,要是没生气的话怎么会对我这么冷淡。”白芷芊这招虽然对慕斯年没用,但对尚弈来说几乎是百试百灵。

   尚弈的表情松动了几分,“芷芊,我真的没有生气。”

   “是不是因为我在医院和苏念打架,所以生气了,可是是她先对我动手的,我要是不还手会被打的更厉害,上次不在我去看电影,偶遇苏念和她的那个朋友,她就打了我一个耳光,群殴之前都没敢告诉。”

   白芷芊故意将慕斯年替换成了钱多多,尚弈听到苏念打过白芷芊耳光,脸色立刻变了,“她打耳光,芷芊,怎么没有早些告诉我。”

   “我没敢说,我怕说出来一怒之下去找阿年,可是信,阿年不会信,到时候还会影响们的感情。”白芷芊最擅长在尚弈面前演善解人意这一套了。

   “唉!”尚弈叹口气,“芷芊都是我不好,我没能保护好。”

   “不怪,尚弈,当时也不在,而且在的话也不一定拦得住,毕竟苏念有阿年护着,她什么都敢做。”

   尚弈脸色难堪的没有说话,白芷芊说的是对的,有慕斯年护着,苏念在平城都可以横着走。

   “尚弈,别生我的气了,不高兴的话,我心里也不好受。”一行泪从白芷芊的眼眶滑下。

   “芷芊,我不会生的气的,好了,我送进去。”

   “尚弈,还爱我吗?”白芷芊忽然问。

   尚弈一怔,“芷芊……”

   “爱吗?”

   尚弈点点头,“芷芊,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我不会强求对我做出什么回应的,如年少时所说,我是要能守着就好。”

   白芷芊眼中闪过一团满意,“那可要一直记得说过的话,尚弈,虽然我现在还无法接受,但我可以慢慢的试一试。”

   白芷芊说完之后,低头一笑,自己打开门就进去了,尚弈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门,眼中划过一丝光亮。

   但是很奇怪,他听到白芷芊这么说本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可是他没有。

   他虽然心里也开心,但是这欢喜有些平淡,就好像听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好消息的开心,而不是得到了一个挚爱珍宝的开心。

   他这是怎么了?

   他应该是太累了,又抽了那么多血,反应迟钝了,神经元传递情绪不及时了,所以这份开心才会淡一些。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