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莲花大学的天文观察室内。教授刘忠虽然年近五十,但常年在工作室内生活,他的皮肤保养的极好。这几天他总感到有些心绪不宁。究竟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

看了看手表,都十二点了。夜静如水,都市的灯光也投入到这无边的黑暗中消失而无形。都市的夜晚还是那么炫丽多姿。让人心生流连。忘而不返。

忽然,遥远的天空中冒出一朵火花。刘忠从事天文研究工作半生,判断出那必定是一颗流星爆炸了,而这流星爆炸的火花传到这地球,不知经过了多少年。能看到这么大的流星花,主忠觉得这晚上值的。

根据他从呈那么多的研究工作,刘忠认定是一流星寿命到终点,而自爆的。这是简科学的说话;而还有一种法就是,流星是外太空人他们在自已星球要毁来时,他们自己也就把能量进行揉合,也就让这流量变成小人眼中的一个柚子。把能车集在一起,有一日还能回到自己所在的那个星球。

也可心说,他们把自己的能力变成一小晶石,这样他们也期待着有一天,自己得返自己的所在星球成为一个出色的王者。

而更让刘忠不知道的是,刘忠也就这事一直隐瞒着自己亲眼看到他,他坚信不让孩子们乱说一个字,自己或者就有可能帮他们化险为夷。

“不好。”他看到一团火光奔自己而来,心里大惊,有时候一个人的决定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辈子,

那火光由远而近,那速度不知经过了多少光年。

刘忠真切的看到那火光近来却是大亮。也就在快要到身边时,却是改变了方向向下直坠。

刘忠看清了,那火光所坠之地,离县城也就二十里不到。

刘忠像是有什么东西牵着他,决定到尽头去看看?要知道那流星自爆,那可是极少数人能看到的。而那流星自爆的火花又要经过多少个光年,才能传到这地球上来?怎么说也得去看看。说的不好,是陨石坠落。

刘忠再也呆不住,出来,把自己的北京轿车打了火。就向着流星下落的方向驶去。

清纯妹妹户外卖萌可爱照写真

此时已过十二点,也就是新的一天的来临时分。刘忠却是没有顾那么多,这可是多少年难的见到的盛景,自己这一生也就是那一次了。

宇宙给人的想想无穷无尽。而也许在宇宙的另一个星球上,也存在着人类说不定。这一点刘忠教授一直存在这种想法。他一直不排除外星球上有生命的可能。或者有的星球上有比地球更早的文化史。他的一生献于天文学,他很想在这一学术上有所建树,或者有自己的观点。

他也翻阅过好多资料,那到是在古时记载有一流星下落把牛给砸死的事情。而第二天,那牛却是奇迹般的回来了。这是为什么?他很想解开这里面所蕴含着的内幕事情。

此时人行道上不见一个人影,也就有路灯光照明。刘忠驾车来到那估计的地方,那正是桃花村。

刘忠凝神了一会,看到那倒是有几个人没有睡觉,眼睛却是向着前方山上看去。而在那山上却是红光大炽。刘忠下了车,走近几个人:“们看到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天火。”一个个子高大的汉子回了一句。

“也相信那是天火,当真有天火吗?”刘忠一句话把他们的话给堵住了。

刘忠见他们都不出声,暗怪自己过于草率,都没有人跟说话了,还怎么打听情况?“们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

“我们刚刚看到天火落在那地方,也就是山狮岭,那地方一看就知道,刚才那火落下去的时候,我都以为会着火,怎么也没有想到,那火竟然不烧山,就掉在下面的山谷里。”

刘忠知道这些家伙指定就是一伙赌钱的,在农村里也就只有他们才有那精神头熬夜到十二点。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现在这光线是不是越来越暗淡了?”刘忠也就这样推测。听高个子的话也就是这个意思。

“是的,刚才都可以看到我们这边的房屋。”一边的一个年纪大一些,个子矮一些的人说。

“也就是们,我在县中学也看到,在这一方向,但不确定是那个地方,我是搞天文研究的,有没有兴趣我们一起去看看什么情况?”刘忠五十岁了,但在农村里他还是知道一些农村的习惯,他也有着浓厚的封建迷信思想。他自小就生在农村,对于农村那些山村鬼怪什么的他还是有些想法。

他也知道没有,但心里却是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恐惧。

那高大汉子回头看了一眼,也就对其他几个说:“这种事情要看就明天去看,真万一如人说的那样,出来外星飞碟什么的,从里面钻出一些人面铁身铁面人身的家伙,那才叫好玩,那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

“我们现在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也许我们就能知道那有些什么东西,这样真要是有什么外星人,我们也好把事情真相告诉给国家安全部门。”

“我去睡觉,要去们去得了。”大个子说完这话,也就向着家里所在的方向而去。

他都走了,其他几个人也相继散去。

“要看是白天去看还差不多,真要是这么晚了,要是从里面走出什么东西走都走不赢?”那个子偏爱的汉子说完这话,他也迈步朝家的方向走去。

“们怎么一点求知欲都没有?”刘忠对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

“那又怎么样?我们是山村人,这些事还是让给们这些知识份子去做,我们就是安心种一下地,来年有收成好过个年,其他的事与我们无关。”高个子把背影留给刘忠,进入马路边的一栋房子。

刘忠被他这话噎的真翻白眼:无知就是无知,还那么有理由。

“明天们在这等我,我有车带们去看看。”刚才的那些勇气没有了,现在却要拉上同火。

“明天快点。”说完这话矮个子消失在刘忠的视线之外。

刘忠冲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

(未完)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