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又有一名机动队员一个不慎,倒在了地上。

同样的,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这名机动队员再一次快速消失在了小青年的人潮之中。

与之前那位被拖离战团的队员一样,他被捆住手脚后,扔到了大厅一角。

但还在那攻击海潮中的冷山队长,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他只看到自己训练有素的两名手下,被一群小混混团团围住。之后在那些不断挥舞的乱七八糟的拙劣武器中倒在了地上。

而还未等他们再次站起,就已经消失在了小混混们不断蹲下又站起的人潮之中。

“我x你大爷的。”

看到又有一名队员被对方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放倒。冷山队长再也无法忍耐,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

他不再如之前那般紧握着轮椅扶手,准备随时找机会推着那要死不活的嫌疑人突围而出。

一个健步跨出,已经补上了那名被拖走队员的空缺。对着面前那个还在乱挥着电击突刺的傻大个就是无比狠厉的一拳。

傻大个浮肿的面皮在这一拳之下,瞬间被挤成了一团。两颗带着血渍的牙齿,比他的身体更快一步的飞向了后方正在冲上前来的同伴。

就在这时,冷山队长刚准备踹飞另一侧拿着伸缩棍的小矮子。在转头的余光之中,却是瞥到了一个人影,正在迅速的从自己身后站起。

甜蜜美妞的熊之爱

只是这一瞥,冷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他立刻向后退了一步,目光已经锁定了那个人影。

他的眼瞳微微一缩。之前一直无力靠坐在轮椅上的那个嫌疑人,竟是在他凌冽的目光中,已经直直的站了起来。

他记得很清楚,昨晚的检查后,他还看过嫌疑人新拍的x光片。上面骨折错位的右腿虽然恢复的不错,但离能够站立,至少还要几个月的时间。

但此刻,那个嫌疑人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之上。稳健的步伐,看不出丝毫刚刚经历过骨折的痕迹。

他相信,只要对方愿意,立刻就能冲入那群泥沼般的小混混之中。

至于那个验伤报告上清楚写着被打断了的手臂,现在也奇迹般的愈合了。更是配合着有力的双腿,推着那架轮椅,狠狠向他撞了过来。

来不及再去思考那错误百出的验伤报告,也再顾不上埋怨为何增援小队还没有到来。

冷山队长死死的盯着那个嫌疑人,看着他那张疯狂中带着一脸贱笑的猥琐脸孔。身体却是灵活的一避。一个错身,便绕过了那架快速撞来的轮椅。

紧接着,顺着这转身的动作,冷山抬手便向着对方的手臂一把捞去。

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那张皱脸下已经开始枯萎的身体,就被他死死的攥在了手里。

道达美脸上的贱笑还未散去,只觉手腕一紧。下一刻,身体像是被一把最刚猛的机械修理臂生生嵌住,再也动弹不得。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直死死盯着他眼睛的冷山队长又是一拳挥出。

将愤怒部转化为力量的一拳,就这样毫不拖泥带水的直接打到他的肚子上。

道达美完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连一句话也不说便直接动了手。他只觉自己的身体像块破布般飞了出去。下一秒,却是已经再一次的落到了那架轮椅之上。

竟然敢未经审判,殴打嫌疑人?

道达美很是恼怒冷山这完不按套路出牌的做法。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他毫不示弱的回瞪着冷山。却是看到对方背后,自己的一位小弟已经举起了铁棍。

他按捺住嘴角快要忍不住的上扬,准备抓住这次机会再次站起。只等那一棍落下,便冲入前方的混战之中。

此刻,他已经放弃了刚才想要偷袭的念头。只想快点从这毫不讲理的杀神手下逃脱。

但令道达美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山般的家伙在那一棍之下竟然是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自己那位偷袭的手下,更是在那一棍之后,被对方一脚踹到了膝盖上。下一秒已经面目狰狞的在地上打滚。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就在对方踹出的那一脚刚刚落回地面时,他自己的一只手已经再次被那个铁人死死的捏住。

不过半秒的时间,一阵刺骨的冰寒从手腕处传来。

道达美低头一看,那个叫冷山的男人已经将他与自己的手腕牢牢的拷在了一起。

还未来得及在那金属手铐冰凉的触感下打出一个寒颤,道达美只觉一股大力从那手铐处传来,拖着自己向前飞出。

随着冷山的转身,道达美原本坐在轮椅上的身体已经踉跄的往地面坠去。

当道达美的鼻子撞在康复中心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时,只感到自己的手臂还被那股冰冷高高的拖着空中。

而在周围的那些小混混眼里,那个最魁梧的家伙这时已经拖着他们老大转回了身,再次与自己这帮人正面相对。

也许是看到老大被对方拷住,此时更是无比凄惨的摔在地上。又或者是畏惧于这个高大男人刚才无比迅猛且精准的动作。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混混们一时不知该不该继续出手。

他们将手里的棍棒又握紧了几分。

在冷山冰冷如刀的目光之下,一时竟是无人敢先一步上前。

原本已经有些快要力竭的机动队员们,终于也在这一刻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们依旧保持着防御的姿态,举着手中的电击棍。

警惕的目光不断扫视着前方的小混混,仅剩的六名队员脚下已经开始缓缓后退,向着冷山队长身旁靠去。

场面终于恢复了一开始时的安静。

在之前的那场混战中,康复中心播放的背景音乐已经不知换过了多少个曲目。直到此时,大厅再一次恢复惯常的安静之后。在无数模糊低沉的喘息声中,叮咚的乐曲声终于再一次夺回了它在这栋建筑里的话语权。

没有人说话。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