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简仁正有些晃神,就听对面身着黑西服的克斯医生已经开口说到:

“简小姐似乎并不怎么害怕或是好奇我们这样的组合。

说实话,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你之前在采访时那样说,只是因为面对着镜头。不过,就这短短的一点时间,我已经可以断定,简小姐是真的没有把我们当成什么不一样的人来对待。”

怎么又开始互吹上了?

简仁有些无奈,不过还是笑着说到:“因为我确实看不出你们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啊。

在我看来,大家真的都是一样的人而已。

说实话,我才是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我们都一样这样在正常不过的话语,会得到大家的认可。我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要我说,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肯定都看不出你们两究竟有什么不同。既然没有不同,自然都是一样的。既然都是一样的,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特殊对待拉。”

听到简仁这样说,两位医生还没有什么反应,倒是一旁一直扮演听众的阿莹狠狠闭了闭自己的眼睛。

这样自然朴素又善良的话语,要是在直播的时候说出来,那该多好。

就在阿莹有些惊喜简仁怎么这么早就进入状态时,对面的克斯医生却是已经开始摇头。

长发气质女孩白皙水嫩甜美清纯

“不一样的。”他的语气里颇有几分无奈。“如果说大家在不知道我们是再生人与原主的关系时,或许还不会对我们另眼相待。

但在知道我们之间有一个是再生人后,眼神里总会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说着,他并没有责备之意的看了两位工作人员一眼,这才继续笑着说到:“当然,我也并不介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一点点惊讶、探究,或是什么我不知道的表情。

好吧,总的说来,大家虽然表现出了异样的神情,但还是会努力的去克制掩盖。

大家似乎觉得那样的表情,是对我们的一种冒犯。

不过,在我看来,这种克制本身,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在大家心目中,我们并不是真正一样的。”

见简仁似乎想要说什么。克斯医生抬了抬手,继续说到:

“不过,简小姐。在如此多知道我们身份的人之中,你还是唯一一个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异样情绪的人。

你知道吗?你在看到我们这对再生人与原主时的表情,就和你知道我们的的职业是医生,听到我们擅长的领域是心脏时的表情完全一样。”

这时,坐在克斯医生身旁的斯特医生补充到:“除此之外,你完全没有想要问我,我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或者类似之类的问题。

这一点,我真的很开心。

毕竟,现在再生人还并不多见。大家在得知我是再生人的身份后,似乎就便不再关注我这个人本身。

那些上一秒还在和我聊外科手术的家伙,下一秒就已经只会询问关于再生人的一切。

你还是第一个问我们职业时,特意带上我名字的。

能被真正的同等对待。这一点? 我真的非常感激。”

简仁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她耸了耸肩? 故意玩笑到:“好吧? 如果要让你们停止对我的过渡赞美? 看来我是不是应该也问一些涉及你们**的问题。

不然? 节目还没开始,我就已经被你们夸的飘飘然了。”

话毕? 简仁双手抱胸,故作严肃的问到:“所以? 你们是怎么出现的?”

知道这是在开玩笑。简仁的话音一落,包括她自己在内? 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你真是太有意思了。”黑西服的斯特医生笑着摇头。等众人止了笑,他又笑嘻嘻的补充到:“不过? 既然你都开口问了,我倒是不介意讲讲? 我这个再生人到底是怎么来的。”

听斯特医生这样说,简仁连忙表示只是一句玩笑,请不用当真。虽然无论是简仁? 还是在场的另外两位工作人员,其实内心里对于这件事还真是非常好奇的。

就见斯特医生摆了摆手。

“没事? 反正今天的节目播出之后,这也会是人尽皆知的事。我先提前告诉你,到时候你在节目上再听到,就可以表现的非常淡定。”

“谢谢。”简仁感激说到。她没有想到,医生想要提前告知她,是为了避免她在直播时蓦然听闻而有什么失态的反应。

虽然两位医生不知道,但简仁很清楚,自己其实是与斯特医生一样的再生人。这一刻,同为再生人,让她对斯特医生如此体贴的举动心怀感激的同时,又充满了一种类似自豪的满足感。

他们再生人也是如此体贴的,他们再生人也是如此为他人着想的,他们再生人和其他人一样的善良懂礼,优雅文明。

当然,这些感怀的情绪只在她眼眸里一闪而逝,并未表现在那张并不漂亮的小脸上。但简仁知道,这些感激与感动已经全都被填进了自己的胸膛,成为了她对于再生人信心的最好养料。

自从看到了那篇维护人类纯洁性的文章,简仁其实是有过自我怀疑的。特别是看到其下那些再生人为了名利伤害原主的小故事。

虽然简仁知道,自己只是出于无奈,自己只是被迫反击。但有一个事实她是无论如何都无从狡辩的。

白小满消失在她的手上。是她亲手结束了自己原主的一生。

所以,即便有那许多的借口,在看到那些并不在说自己的小故事时,简仁依然忍不住会把自己往那些邪恶的再生人角色里面套。

她不曾任自己是个坏人,但她又忍不住去将自己和那些坏人做比较。

从彼查星上起,她就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再生人和人类其实是完全一样的。但她还是会思考,如果没有再生人的存在,也就不会有那些小故事里的一切了。

再生人的个体或许无罪,但它的出现,是否就是一种天然的罪恶?

可他们的出现,并不是自己主动选择的。所以,又何来原罪一说?

为了生存、为了身份、为了情感,如果说再生人得诞生就是索取的开始,如果说再生人的出现就带着宿命的罪恶。

可他们也不想的。

xiazaitx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