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一场劫,由此开始。

撕碎妖劫印的妖若仙,就像是开启一场新的蜕变。

她最终将会如何?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她已经开启这场独属于她的妖劫!

张扬没再出手,他能有那非常微妙的感应,似有若无,牵连其中,遥遥指向妖若仙,这让他多少觉得有点玄奇。

到底妖若仙是什么来头?

为何要渡妖劫化仙?

而这劫非劫,而是人之劫,即是他。

张扬越发的觉得永夜无仙到了这个时代,这个时间点,似是有发生巨变之相。

他!七皇子!皆是如此。

如今又冒出一个妖若仙。

再有叶狂澜,则是要用他的剑去证道为仙,显得也很特殊。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至于那神秘莫测的白鹤,尚不清楚。

他隐隐觉得,好像永夜之后,从未有过的大世将临。

“大世!”

“来吧,越是璀璨的大世,越是能够激发一个人最大的潜力。”

“真让人期待啊。”

“其实,从侧面也能反映。”

“似冰玉颜,秋意浓,妖若仙这三个绝代芳华的女人,能在同一世争锋,也是从未有过的。”

“冰玉颜傲在表面的孤傲;秋意浓傲在骨子里的傲骨;妖若仙傲在灵魂深处的冷傲……我啥也没说!”

他陡然色变,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

因为不知何时,有个美的冒泡儿的女人出现在她的身旁。

正是玉鸾。

二话不说,上前揪住张扬的耳朵,道:“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的花花肠子不少啊,又是冰玉颜,又是秋意浓,又是妖若仙的,说,你想干什么。”

如今的玉鸾更是非凡。

不止是气息浑厚,沉凝,明显更加的强大,而且还愈发的明艳动人,仿佛原本藏在暗中的美丽给一下子激发出来,居然有与妖若仙争艳之相。

“哪有,我就是觉得她们三个有点相似,可是对比之后,发现大不相同,只是表面的相似而已,其实,在我玉姐面前,她们都是渣渣,根本不值一提。”张扬道,“玉姐才是我眼中最美的女人。”

玉鸾哼道:“是吗?那你师姐呢?”

张扬干笑道:“一样美,一样的。”

“我怎就没看出来,你嘴巴什么时候抹了蜂蜜。”玉鸾道。

张扬嘿笑道:“要不玉姐尝尝?”

两人嬉闹了会儿。

玉鸾突然道:“方才我隐约似是听到,妖若仙说什么,若渡不过你这劫难,便做你的奴儿?”

“不,我是说给玉姐做小奴隶,供玉姐使唤。”张扬道。

“是吗?”玉鸾表示怀疑。

张扬神色肃然道:“这个妖若仙,非常的不简单,她实力之强,若是叶狂澜在大日凤墟内没有机缘成长,怕是也不如她,玉姐以后遇到,格外要小心。”

“我最初想法是打死她,直接抹杀这个巨大的隐患。”

“奈何她太敏锐,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

“所以我抓住她那种视众生为蝼蚁的冷酷骄傲劲儿,狠狠的打击她,刺激她,最终借助我成为她的劫,来逼迫她立下誓言,如此她心思将注定在打败我上面,也免得给其他人带去灾难。”

这是他真实的想法。

妖若仙,真的很可怕。

况且大日凤墟内的机缘太多,基本都是圣人层次的,妖若仙再有成长,连他都不见得一定能够完压制,毕竟是永夜之后第一个非圣人却创出圣人法,看看那些所谓的必成圣人的大无量圆满的应无忌,秋意浓,鬼王浮天等等有吗?甚至曾经在墨城被杀死的圣人柳隐虎,都不曾有圣人法呢。

玉鸾点头,但她也有自信,并且内心深处的傲气正在被激发。

如果说玉鸾遇到张扬之前,心态摆得很正,深知自己诸多不足,别说南疆大地的天才,就算是大夏帝国的天才,与她而言,都有点遥远。

可是从半滴圣人血开始,她的蜕变开始变得非常惊人,而且次数也多,直至十粒化龙丹带来根本性的蜕变,头生龙角,再到之前分开,又得机缘。

如今,她也有傲气,是那种要证明自己的傲气,换言之就是原来的不自信,甚至是有点点自卑,反过来形成的傲气。

只要玉鸾能够完成一场真正意义上证明自身的大战,便可令这股傲气彻底的成型,形成属于她独有的傲意风采。

“有机会,我要领教领教。”玉鸾低语。

张扬笑了笑,他现在对玉鸾也是愈发的自信,看着她那秀气动人的龙角,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玉鸾登时俏脸绯红。

“玉姐居然脸红了。”张扬道。

玉鸾啐了声,拿下他的手,道:“陪我去见一个人。”

张扬问道:“谁?”

玉鸾道:“一个来历让人厌烦的人。”

张扬眉梢微挑。

两人牵着手,有玉鸾带路,远离此地。

翻山越岭百余里。

前方出现一大片桃树林。

桃花盛开,将这里染成粉红色,风吹过,花瓣如雨。

在那桃花林中,站着一个翩翩美男子。

人与桃花林形成一幅画卷。

此人气质儒雅,一袭白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他叫琅琊玉,说是来自琅琊诅咒地。”玉鸾低声介绍,“嗯,还说是我的兄长。”

南疆大地四大禁地,最神秘,少在人前出现的琅琊诅咒地,也来人了。

张扬疑惑:“琅琊诅咒地不是琅琊帝国破灭而成吗,琅琊帝国的皇室不都是玉姓?他怎么是琅琊为姓,玉为名?”

玉鸾撇嘴:“谁知道呢,也许琅琊诅咒地的人早已数典忘祖了吧,反正他们说改玉姓为琅琊姓,他名字有玉,就是念着祖上,说的很好听。”

张扬没说什么,那位翩翩美男子的狼牙玉业已来到近前,躬身行礼道:“见过苍莽战神,琅琊玉有礼了。”

张扬回礼:“有礼了。”

琅琊玉道:“我之身份,想来小妹都已告知张兄了吧,我的来意……”

“你的来意,我不懂。”玉鸾直接打断。

琅琊玉一笑:“小妹,我知你内心很是排斥,毕竟你年幼就流浪在外,对家族有埋怨是可以理解的,但我想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玉鸾漠然。

只是张扬发觉她握着自己的手不自觉地发力,这是内心紧张。

任何人对于自己出身来历,都会在乎的。

玉鸾甚至有点点慌乱,所以才找张扬,只有这个男人,可以让她始终安心。

琅琊玉道:“小妹,我们琅琊诅咒地原本是琅琊帝国,屹立在南疆大地的时日远远超过大夏帝国,你可知因何反被大夏帝国给击溃吗?不止是外力,还有内讧。”

“原本祖上最后时刻将琅琊帝都化为诅咒之地,可以给我们喘息的机会,从头来过,谁曾想,内讧居然在十多年前再次爆发,我们皇室遭到沉重的打击,近乎于毁灭,不得已这才将很多皇室孩童送出去,防止他们被迫害,而且每一个皇室的孩子都会有人守护,很不幸的是,守护小妹你的人被杀,这才让你流浪至今的。”

“而我们这些离开的人,为了牢记自己的祖上,也为让我们琅琊诅咒地更加的融洽,这才改姓琅琊,意为重新开始。”

“我这次来寻你,就是告诉你。”

“无论你是否愿意回归琅琊诅咒地,你都是我的小妹,你都是琅琊诅咒地皇室的一份子。”

“你所遭遇的一切,我们愿意补偿。”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们也将力支持。”

他取出一块神玉,递给玉鸾,说道:“这是琅琊神玉,可辅助小妹血脉继续觉醒,可借此联系为兄,为兄一定随叫随到。”

“小妹突然知晓这般多,定然需要消化,为兄就不打扰小妹了,有什么吩咐,再通知为兄。”

他又向张扬抱拳告辞,潇洒离去。

反而是玉鸾拿着那块琅琊神玉,怔怔出神。

张扬轻声问道:“玉姐,你想回去吗?”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