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精彩免费!

   两个人还是知道朱正喜的家,但他们这么久却是第一次来,也是因为自尊心在做祟。他们三个商量的结果还是拐子把饼带回给颜奶奶。但却是不能说出他们两个被打的事。这是拐子亲口答应了的。

   门口的一对石狮子是***的象征。两个人到了门口,对一个朱家的家丁说:“帮我们叫一下朱正喜,就说有一个女孩子要找他?”

   颜春觉得有可能那红衣女孩子也会找上朱正喜,或者本是要对他们三个的,朱正喜却是躲了一劫。

   那家人看了看门口,也就他们两个那还有别人:“怎么没有看到女子?”

   “那女子着红衣服马上就来到。”狗儿三按照跟颜春商量好的说,他心里有点虚,就是不觉得颜春这么说有什么好处。

   朱正喜看到姐进门,那脸上一脸轻松惬意的样子,这姐的办事效率还真行。

   “姐,这就教训他们了。”朱正喜有所担心,万一这俩人找上自己来,那该有多麻烦。

   “放心,有姐呢?这些麻烦有多少算多少,姐保证的安全。我保证他们不敢再找了。”朱玉离想了想:”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弟。”

   “把他们怎么了?”朱正喜担心这姐把俩货给弄残了弄死了,那都是不得好的事。

   “我在他们两个的脸上各留了一个记号,看谁还敢再找,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弟。”朱玉离说完这话,把一个完美的背影留给了朱正喜。

   朱正喜百感交集:“这哪儿跟那儿,”

   吊带裙清纯美女的户外写真

   同时也想到了,这俩货有可能会用几倍或者址倍的手段还给自己,到头来倒霉的还是自己。自己只是让她去教训他们一顿,可并没有让奶去打他们的脸。要知道他们三个人都是爱脸面的人。要是被他们知道他们这脸是自己姐帮自己出气弄的,这俩人报复的手段可能就是在自己两边脸上各留一道。到时遭罪的琮是自己。

   他正在患得患失的时候,家丁走过来看到他:“少爷,有两位公子找,他们说----。”看了看朱玉离那红色的背影,心里满是疑惑却是不知怎么说出口。

   朱正喜一下子倒是蒙圈了:这究竟是谁呢?他没有想到是俩要好的货狗儿三颜春。要知道这俩人刚才还被这姐给打了一顿,现在还敢自己找上门来,就不怕万一被这姐看到再由一条印记变成一对?即然家人都说了,朱正喜还是决定去看看。

   他来到大门口,就着门刚想往外看。门却被推开了,颜春一脸指痕的探着头进来。他感到事情不好,正想开跑,却是被后面狗儿三给一把抓着:“小心点,有人要找我们三个人的麻烦。”

   颜春同志曾经说过,在他们三个人的圈子里,也就他们可以欺负文质彬彬的朱正喜,其他人一概不能。而现在他们两个被人欺负了,对方下一个目标也就是朱正喜了,他们也就是为了报信来的。

   朱正喜被俩人抓住手却是不敢动弹:他认定这俩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他后悔了:自己干嘛要**去找回脸面,这下可好了,自己将会以双倍的代价去偿还。

   “谁要找我们的麻烦?我让我姐去揍他。”朱正喜不得已,只得把自己最后的靠山给搬出来。

   “姐厉害吗?那人可厉害了。”颜春想了想:“我们只是希望碰到那个红衣女人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尽量绕着走,”

   指了指狗儿三:“他脸上的血丝就是那女孩子用长鞭给抽出来的、”感到脸上的疼还在,又指了指自己那张被抽了一耳光的脸:“这脸也是个榜样。”

   颜春倒是知道小时侯朱正喜被同学们欺负,动不动就回家叫姐来,他们也知道他家里有一个姐。而当时也就是一个小女孩子。这回听了朱正喜过家家一样的话很是无奈。自己俩人也没有少欺负他,每次叫姐来都不当一回事,他姐跟自己也就一般大,后来却是没有上学堂了,这倒是让颜春有点想不通。听了朱正喜的话:“姐有多厉害,天天净吓人。”

   朱正喜脑子转的快,一听这俩人的话,算是明白了,这俩货都还不知道找他们算帐的就是自己那姐。看到俩人脸上的模样,心里想着怎么把这事给遮一下。很快倒是放开来了:“他们现在是不知道这是自己让姐给自己出的气,要是知道了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要是这姐看到自己受委屈又要找他们麻烦,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想到这里正待开口说话。一阵红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朱玉离刚好回到楼上房间看到颜春狗称三两个,正跟朱正喜拉拉扯扯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自己才刚刚给他们发出警告,又找上门来了,决定去狠狠的教训俩人一顿。刚才一道不疼了,现在怎么的也要给他们增加两道三道。这么一想,复又把鞭子抓在手里: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颜春这回算是看清了,而狗儿三却是坐在地上腿一直在打着抖。“们是一伙的?”

   朱正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就是我姐,是她看到我被们整个不成人形,才要出来给我出口气,我叫也没有叫住、”一副难为情的样子,看到颜春狗儿三这时候的表情,心里舒服。

   “难怪我们看到就是面熟,这是姐姐,当初不是说姐姐去姑姑家了吗、怎么一直都骗我们。”颜春有些不顺,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有可能就是朱正喜让这姐来对付自己的,可自己两人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厚着脸皮上去拉关系:“姐,是朱正喜姐也就是我姐,我们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

   “那以后还欺负他不?”朱玉离这回倒是没有动手,人家都把姐叫上了。再说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倒底是不是真的比颜春还要大,这姐都叫上了,有一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而看到弟弟的表情,也觉得这有可能是个误会。一句话脱口顺出:“还想找揍是吗?”

   (未完)

admin